老龄化·生产人口减少……将进入“消费收缩社会”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本文为数据测试使用,请勿转载)

从明年开始,随着婴儿潮一代正式退休,生产人口急剧减少,国内消费也面临萎缩的危机。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资金周转不畅等“钱脉硬化”现象。面临经济停滞局面,韩国经济迎来了“消费收缩时代”。

据韩国国会预算政策处6日公布的《2020年及中期经济展望》显示,预计2019年至2023年民间消费年均增长2.2%左右。据分析,随着可生产人口的减少和高龄层收入的不稳定,消费增加的结构性制约因素较多。

从明年开始,随着婴儿潮一代(1955~1963年出生的人)正式退休,这些人将从可生产人口(15~64岁)转移到高龄人口(65岁以上)。可以生产人口减少,只有高龄人口增加。

据悉,高龄人口从2017年开始超过了青少年(0~14岁)人口。另外,预计2022年这一数字将从去年的769万人猛增至945万人,增幅达22.9%。可生产人口也在去年达到顶峰3765万人,处于减少趋势。

经济活动最活跃的核心经济活动人口(25~49岁)也在2008年达到2101万人的顶点后下滑。从2014年开始,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了2000万人以下。

预期寿命也越来越高。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透露,2000年至2017年韩国的预期寿命从76岁增加到82.7岁。这一速度在OECD国家中排名第三。

很多人担心,即使工作岗位消失,随着预期寿命的延长,储蓄倾向会越来越强,消费能力也会越来越弱。

实际上,韩国老年人的津贴、年金、工资等各种社会受惠金和税金返还金的比重较低。以2017年为准,OECD成员国中,这种公共转移收入比重低于50%的国家包括韩国在内只有5个国家。只有老人干活才能维持生计。

但是,即使工作,60岁以上的高龄层从事个体营业或67.9%(以2017年为标准)的工资,劳动者从事非正规职等收入不稳定。66岁以上的老人贫困率也达到了43.8%,大大超过了OECD的平均值14.0%。

在消费主体减少的情况下,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资金无法流通的现象。

据韩国银行货币指标显示,今年货币流通速度降至历史最低水平。进入今年以后,第一季度为0.68,创下历史最低值,第二季度也将停留在0.69的水平。也就是说流入市场的资金并没有转化为消费和投资,而是沉寂下来。

问题是很难预测这种情况会在何时发生逆转。政府和市场都预测不到景气的低点。在此基础上,以强化关税为基础的美国贸易战争正在从中国蔓延到欧洲。

经济专家们指出,随着经济萧条和通货紧缩的恐怖威胁韩国经济,连经济心理也冷却了。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一位研究委员表示,在企业消极投资国内的情况下,因各种不利因素导致消费萎缩的现实,会给平民经济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收入来源减少、消费减少是收入主导增长政策逆向而行的结果,与其责怪谁,不如责怪政府、政治圈、民间等所有人。
 

【图片提供 国会预算处】

  • - ()

  • 《아주일보》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