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锦华:韩国电影发展一枝独秀 堪称影坛的“汉江奇迹”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2019爱茉莉太平洋论坛“生命可持续的文明之路:对话中国”8日在首尔举办。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以“现代:女性的‘发明’”为题进行演讲,并与延世大学文化人类学系教授赵文英、成均馆大学东亚学术院教授任佑卿一起进行“另类文明的主体”圆桌讨论。茶歇期间,戴锦华教授与本报记者简单聊了聊中国电影与韩国电影的相关话题。

▲李安导演新片《双子杀手》上映后引发很多辩论,有人说他从文艺范走向技术范,这会是电影未来的发展趋势吗?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戴锦华:比较矛盾,因为电影一直是跟技术革命联系在一起的。技术革命虽然一直在影响电影,但这次的影响有点太大。因为电影原来最主要的媒介是胶片,2011年开始数码彻底取代了胶片。之后,电影圈一直在讨论电影是不是死了?因为在英文当中电影就是“FILM”,“FILM”死了,那么电影是不是就会死?个人认为用电影这种方法讲故事的艺术是不会死的,但是坐在影院里观看的这种电影是不是会继续存在?个人对此表示怀疑!(像李安导演进行的这种技术方面的)实验肯定是有意义的,但是不是一个成功的实验,个人也表示怀疑。电影艺术并不会永远随着技术的进步而进步,也可能哪一天技术反过来“吃掉”电影。李安导演的《双子杀手》引发很多方面的思考,不过大家可以借此讨论一些问题,来考虑一下未来的电影会是什么样的。

▲近几年韩国电影在国际上被看好,去年《燃烧》从戛纳评委那里获得史上最高分3.8分(满分4分),今年奉俊昊凭借《寄生虫》拿下金棕榈大奖,您怎么看韩国电影的异军突起?

戴锦华:韩国电影其实很多年前就受到国际上的广泛重视,获奖只不过是一个延伸的效果。我认为李沧东是亚洲最优秀的电影导演之一,也是最喜欢的导演之一。我看好韩国电影的两个方面,一方面韩国导演坚持个人风格,坚持对社会主题的追问,并且韩国有一批这样的导演在坚持,这非常宝贵。另外一方面,韩国电影开始发展出自己的类型脉络,自己的商业脉络。比如《恐怖直播》、《雪国列车》,这些原来都被认为是好莱坞独有的东西,韩国制作出来又跟好莱坞的价值完全不同。个人很看好这部分,就是刚才所言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坚持自身的个性追求,另一方面进行自己的商业化尝试。听起来也可能有点像好莱坞,但是韩国电影的政治立场、社会态度都非常不同。这两方面都会令人感到振奋。

▲相比之下,华语电影这几年斩获不多。特效越做越好,观众基数庞大,但能将思想性和商业性相结合的作品不多。中国电影发展有没有什么问题?怎么造成的?

戴锦华:1993年,中国电影几乎横扫所有的国际电影节。之后出现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电影工业的复兴,并呈现一个逆势增长。世界电影都在衰落的时候,中国电影在大规模地发展。这当然是重要的基础,因为如果没有工业基础就很难谈电影艺术。从另一个角度讲,中国电影发展得太快了,硬件在发展但软件跟不上。打个比方,中国电影就是一个豪华的巨型建筑,但是内部装修还没有完成,更不要谈内部是在做什么?不过中国观众在逐步成熟,中国电影人也在寻找自己的路,虽然还没有达到观众期待的状态,但内部生长还是相当迅速。个人不在寄希望于已经成名成家的导演,反而寄希望于在新的文化环境当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希望他们能够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电影文化。

▲《杀人回忆》的凶手被找到了,韩国还有不少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推动社会变革,《梨泰院杀人事件》促使相关案件重新审理,《熔炉》上映后韩国国会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辩护人》上映后“釜林事件”中的五名被告沉冤得雪……怎么看待韩国的根据事实改编的作品?

戴锦华:个人而言,我非常喜欢这些作品!韩国电影从某种程度来讲也是全球电影的“汉江奇迹”。因为世界范围内,电影的社会影响都在萎缩,电影和社会的关联都在变窄。战后韩国因为自身的历史造成这种很强悍的社会批判力量,很强的社会改造力量,这是韩国很宝贵独特的历史。几十年中,大概只有比利时的《美丽罗塞塔》促成《罗塞塔法》落地,保护青少年工人的权益。韩国有这么密集的和历史、现实及政治互动的作品,非常宝贵但很难复现。这是很独特的存在,也是和韩国电影人坚持抗争联系在一起的,是近半个世纪斗争中累积下来的财富。

▲韩国电影采取分级制度,有全体可以观看、12以上观看、15岁以上观看、青少年禁止观看、国内限制上映五个等级,中国电影有没有必要也导入这样的制度?

戴锦华:这是从我二十岁就在讨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也存在矛盾,一方面成熟的市场需要分级,另一方面个人也反感分级,从观众的立场看,分级本身就很暴力。电影工业进一步发展,电影市场足够大的情况下,分级是很难避免的要选择的一种方式。一个成熟的市场一定是会试图覆盖最多的人群,覆盖的同时又想有丰富性和差异性的时候,政府能够做的就是采取分级制度。个人不是很喜欢分级,但没有选择,没有更好的方法替代。

▲《82年生的金智英》从小说到电影都非常火,女性观众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但有男性观众进行批判,称其引发女权主义。AOA人气成员雪炫、Red Velvet的IRENE都被部分网友拿来大做文章,甚至有极端的男粉丝破坏Red Velvet的CD,乱涂IRENE的照片等等,如何看待韩国的这种现象?

戴锦华:我不是特别了解韩国社会的状况。中国虽是儒教发源地,但经历了一百年各种样式的革命,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作为一个现代女性,我们都是这场革命的既得利益者,因为中国在政治经济等各项法律上全面实现男女平等。甚至男性也许感到“暴力”,因为他们一夜之间被剥夺了“权利”。这种影响到今天都在各个方面存在,对照而言,韩国没有跟中国相近的革命的历史,不过可以想象女性主义运动是必然的。我收到《82年生的金智英》中译本,还没来得及看。年轻的编辑觉得这本书有唤起并打动她们生命体验的内容,这也可能是中国社会在全球化运动中经历的性别问题的倒退。在今天,不一定是儒教或者男权,可能是资本令人感到在“父权”和“男权”之下的压抑。中韩有不同的历史,但现在可能有共同的情境。我会关注中国年轻的女性对这部影片是什么态度,也会关注年轻男性对这部影片持什么态度。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소천상 기자(tianxiang@ajunews.com)

  • 《아주일보》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