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回忆录辱骂文在寅用意何在?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2018年3月8日晚,夜幕刚刚降临华盛顿,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走出白宫的总统办公室。在闪光灯和话筒的包围中,用英语宣布了一个爆炸性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意了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5月底举行会晤的提议!

郑义溶回国后经过一段时间准备,朝美、韩朝美首脑会谈相继举行,半岛和平进程取得许多重要突破。虽然去年美朝首脑河内会谈破裂,但很少有人将其原因归结在韩国总统文在寅身上,相反,各方对文在寅为和平铺路的努力给予了掌声和肯定。

然而就在今年6月,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回忆录《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出版,以“揭露朝美峰会背后真相”作幌子,使人们对文在寅政府推进半岛和平的努力产生了许多误解,掀起舆论风浪。

书中153次提到“文在寅”,描述了朝美首脑在板门店会晤时,金正恩和特朗普都不愿意与文在寅同行的尴尬场面。博尔顿还在书中披露,举行朝美首脑会谈是文在寅为了自身政治利益提出的,美朝谈判破裂,是因美国政府准备不足,以及文在寅像“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无核化构想。

身为曾在美国白宫就职的高级官僚,博尔顿使用如此侮辱性的词汇描写现任韩国总统,体现出白宫里所谓“鹰派”幕僚的傲慢和自私,也正如青瓦台对的回应:他的言行是“没有外交底线”的。

实现半岛无核化、构建和平环境,是许多爱好和平的人们的愿望。2017年冬天半岛被战争阴云笼罩,文在寅政府若要给冷战了几十年的美朝创造谈判环境,同时肯定美朝双方正在进行的、各自认为有益的无核化举措,是必要且无奈的选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给当时正在准备的朝美峰会创造舆论条件,符合韩国在自身能力的实际情况。

书中最具争议的部分是有关美朝首脑会谈背景的描写,博尔顿说特朗普是在和郑义溶会谈是“一时冲动”接受了提议,虽然郑义溶否定了这一主张,但笔者认为该内容其实有一定可信度。因为它生动展现出文在寅的特使,为美朝无核化谈判奔走的场景。

回顾郑义溶在白宫开记者会:美朝首脑将要会晤的重磅消息由韩国总统特使来发布,且郑义溶身边除了国情院长徐薰、韩国驻美国大使赵润济两人以外,美方官员没有一人在场。这很有可能是白宫幕僚对于特朗普在没有进行充分讨论的前提下,“冲动接受”如此重要的提议后表示出的担忧,美会谈若最终没有实现或失败,美国便可以将责任转嫁在韩国身上。博尔顿整本书中对朝美无核化谈判描写的意图之一便在于此。

另一方面也让人不得不赞叹韩国情报系统首脑,郑义溶本人对金正恩和特朗普各自性格的敏锐洞察力以及强大的谈判技巧——白宫幕僚团还在犹豫之时,提出一个让特朗普本人一时无法拒绝的条件,促成三方美事,让这场纵横大戏成为经典。

博尔顿对于文在寅政府的指责,是缺乏常识且脱离实际的。而美国政府其实在该书出版前对其进行了多次删减,却仍“故意”将侮辱文在寅的内容保留,是为逃避自身对朝政策的诸多问题、不愿担责的表现。这种蛮横的做法,不仅对半岛和平进程毫无益处,还将在韩国民众以及企盼和平的人们心里,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当地时间2018年3月8日,在美国白宫西厢办公室前,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中)举行记者会,介绍同特朗普的会面内容。身边是韩国国情院长徐薰(左)和时任韩国驻美国大使赵润济。【图片提供 韩联社】

  • 李剑 记者(aci515@ajunews.com)

  • 《아주일보》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