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处,何必见千里自然生远心

发稿时间 2013-10-27 12:57
佛牙舍利塔是另收费的
 
 
 
八大处与八大山人可完全不相像,八大处真有八座寺庙,迤逦分布在北京西部翠微山、平坡山和卢师山的怀抱中。但这个秋天去八大处,你没法把八座庙看全了,因为长安寺在翻修,三山庵在整修,不对外开放。其余的六处中,灵光寺和大悲寺等都在翠微山、平坡山一线,只有证果寺独独坐落于卢师山,想要去看,需要下了这山再爬那山,又累又麻烦,所以,大多数人在八处里逛上五处,也就知足收脚了。
 
拟想中的八大处,应该是非常清幽深远的所在,古树连绵,荒草接天,从一处赶往另一处,道路漫长,而就在将要失去耐心之际,一角红墙突然闪现在树间。可是,我去的时候不巧,正遇上十一长假,八大处的角角落落人潮汹涌,呼爹喊娘喧声不绝,各大殿的檐角与古塔的塔尖都已被浓浓香火吞没。
 
 
第一次见到许愿还愿处
 
八大处的第一处,是灵光寺。建筑依山势起伏,院落因之散乱。最醒目的十三层佛牙舍利塔很高,据说里面藏有释迦牟尼的佛牙舍利。又据说,这种佛牙全世界只存两颗,灵光寺就占了一颗,所以万分金贵。可能正因为如此,寺方不由分说就把塔围了起来,想要登塔,或是在塔底绕行,需另行交费。
心经墙前的阿弥陀佛
 
 
塔后,有三层平台,第一层,是心经墙,大字心经,吸引不少人驻足默诵。墙前,立有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赠送的阿弥陀佛像。第二层,是高浮雕500罗汉墙,我仔细看了一下,似乎还有罗汉从事生产劳动的场面。罗汉墙前的一尊佛像,长得低额高颧,是一副南亚人的模样,结果,还真是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送的,名叫定中佛,是公元三世纪斯里兰卡古都安努拉普拉三昧佛的仿品。我知道,在山门殿,还有泰国僧王赠的铜胎贴金佛像。另外在玉佛殿,又有缅甸领导人丹瑞大将送的药师佛。看起来,这个灵光寺,搞外事活动确实挺灵光的。
500罗汉墙前的南亚佛
 
 
平台第三层,是许愿还愿处,若干尊金光闪闪的佛像前,有长条阔案,供人跪拜上香。说起来,全国各地的寺庙,我也逛过不少,还真第一次见到这种专门的许愿还愿处,是不是有点太直接了?
 
于是匆匆离开三层平台,转回鱼池院和塔院,这里的放生池和招仙塔,还算有点古意思。实际上,那座收费的佛牙舍利塔是新建筑,真正的镇寺之宝,是这半座招仙塔,佛牙原本也藏于此塔。招仙塔建于辽咸雍七年(公元1071年),是辽代名臣耶律仁先送给母亲的礼物。原塔共分八棱十三层,每块砖上都刻有精美的佛像,因此又名“画像千佛塔”。1900年,义和团在灵光寺设坛,与八国联军对阵,联军一怒,放炮把招仙塔轰倒了,只残留部分底座。
 
按理来说,无论许愿还愿,这座残塔才应该更灵验吧?况且,塔边还长有罕见的七叶树,这是灵光寺的又一寺宝。我认真数了数,果然每一簇都有七片叶子,很神奇。
 
八大处的第二处大悲寺也在施工,要东绕西拐,才能抵达山门,因此,我都没有机会好好看看这里著名的古楸、古竹和银杏。山门上的匾额为“悲源海”,我又知道大悲寺原名“隐寂寺”,不知为什么,这六个字瞬间让我心动。只是,站在山门内西望,在建中的那一座大殿,气势宏伟,金璧辉煌,把原有的大雄宝殿和观音殿都衬得更加矮小破旧了。
 
而在观音殿前,正在举行法会。一群僧人坐于阶前,敲木鱼,闭目唱经,众多俗家信众,随他们一起歌咏。唱一段,就齐刷刷地跪拜在地,再唱一段,又齐刷刷地跪拜在地。听不清他们唱的是什么,我探头看了一下信众面前摆着的经本,直排大字,都是劝人向善的内容,好多字我还不认识,只记住了一句“宝王九忏”。人太多,我没法挤到观音殿前,只好躲在大雄宝殿旁的树影下,与一名义工聊。他和善又耐心地给我讲,法会名叫梁香宝唱,主管超拔,就是把故去亲人的亡灵从地狱中超度出来。我其实很想问他:何以知道亲人亡灵就一定在地狱呢?但这种煞风景的话,没敢出口。
 
在大雄宝殿内,最值得一看的是十八罗汉,用檀香木粉混合精沙塑成,至今还有香气,而且表情有微笑,有沉思,个个生动。据说,这十八罗汉是元代著名雕塑家刘元的作品。这位刘元,也是东岳庙塑像的主创,当年深得元帝宠信,元帝曾慷慨地赐给他宫女做小妾,而且一赐就是俩。
 
第三处龙泉庵,就显得小鼻子小眼了。清顺治年间,在这里发现泉眼,于是设龙王堂,一个小小的院落,有泉水四季流淌,一方小池内,堆满了游人投下的硬币。在这种地方,我往往会产生一种隐秘而无理的冲动,我就跳下水去捞起那些钱,然后揣到自己口袋里,会怎么样呢?
 
 
康熙突然跪在地上
 
离开龙泉庵,奔香界寺,是一段漫长的山路。路上,不时有可供游人歇脚的凉亭。其中一座,立在崖畔,可远眺北京城,亭上有联:“何必见千里,自然生远心。”虽谈不上工稳,但意思极好。
 
山路比我想象的更陡更高,到达香界寺时,我已满脸是汗,于是在山门旁侧的小摊上,不管不顾地吞了一大碗凉粉。
 
香界寺位于平坡山顶,殿堂排布得更为散乱,但视野极好,据说康熙最乐意到此消暑。古人也是可怜,没冰箱,没空调,大热天儿只好往深山里钻。就想,从紫禁城或颐和园到香界寺,路途遥遥,当年抬皇帝的脚夫们好辛苦。
 
香界寺里最让人开眼的是,圆雄宝殿内,释迦牟尼宝像旁,就摆有三尺柜台,售卖香烛元宝。这样也行?根据我多年行走的经验,这八大处,实在是北京城佛教道场里最具商业气息的。这么说,不会被理解成是表扬吧?
 
因为太过吃惊,我都没仔细看圆雄宝殿前的石碑。据说,两通石碑中,左侧的一通是唐代遗物。康熙某年来香界寺休闲,正在殿前溜达,突然莫名其妙膝盖发软,直愣愣跪在了地上。皇上这是怎么啦?吓坏了周边侍候的人。可是,康熙站起来,拍拍灰,摸摸腿,不疼不痒,没事儿。他也觉得蹊跷,两步一回头,看他刚刚跌倒的地方,最后忍不住了,命令身边太监:给我挖挖看,下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一挖,还真有,一块石碑,刻有“大悲菩萨自传真像”字样。找行家来看,说是唐代的东西。康熙表示很喜欢,又在阴面刻写了“敬佛”两个大字,一直留存至今。
 
出香界寺东门,攀爬一段更陡的山路,就到了第五处宝珠洞。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洞不会有什么好看的。果然,浅浅的洞,被装饰得花花绿绿,一派世俗气象。里头有一尊塑像,肩上披着黄色的布,不是袈裟,可以叫披风吗?
 
这位,应该是传说中的海岫和尚。传说中的他,修为深湛,而且会硬气功,双手可以碎石,这座洞,就是他用肉掌生生劈出来的。故事里说,海岫曾发功召唤那个真真假假的香妃还阳,与乾隆垂泪相见,因此,乾隆与他交好。最后,海岫坐化于宝珠洞内,肉身不坏。乾隆来吊唁他,见他双眼圆睁,瞪着京城方向,突然心生恐惧,于是命人在洞口建观音殿,建牌坊,以阻海岫的视线。这座牌坊,就是今天的“欢喜地”。
宝珠洞内的礼佛者
 
 
连看五座庙,是一件累人的活;挤在一大群一心求佛保佑烧香叩拜不休的人当中,感觉更累。夕阳近山,暮色四合,八大处的山风开始冷了。印度佛教当中,苦修的成分很大;而我们的佛教,基本上被视为聚宝盆或阿拉丁神灯,要嘛有嘛才算真灵。而且许愿还愿,都是在麻烦佛主,自我修养、自我负责的成分,已经被压缩到了最低。在喧嚣渐止的八大处,我生出了这样的感慨。
 
文/王元涛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