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元淳自杀对今后补缺选、大选影响有多大?

李剑 记者(aci515@ajunews.com)登录 2020-07-15 17:24修改 2020-07-16 08:42
物极必反,泰极丕来——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4月份国会选举中狂揽180个议席大获全胜后,烦心事就一件接着一件。

国会选举后仅过一周,民主党所属前釜山市长吴巨敦性骚扰女秘书丑闻曝光,吴巨敦辞职,不久后新当选的民主党议员尹美香又被控私自挪用慰安妇团体善款,舆论哗然。进入6月,韩朝共同联络办公室被炸、法务部长官秋美爱和检察总长尹锡悦的对峙升级,直到最近文在寅政府大幅调整房地产政策引发激烈的社会辩论。过去的三个月可以说是民主党执政以来最难熬的时光,文在寅依靠高效防疫积累下的支持率也在这一时期从60%降到40%。

“水逆”持续到7月9日,民主党所属首尔市长朴元淳因性骚扰举报而自杀的消息将韩国政坛炸了个底朝天,也让明年首尔、釜山市长补缺选举以及2022年大选的不确定性升高。

如果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因性丑闻落马可以用“偶然”来辩解,那么如今韩国两大城市的民主党官员先后爆出性丑闻,给民主党贴上难以摘掉的“负面标签”,成为今后该党候选人参选时的减分项,也将会成为下届大选总统候选人之间争论的焦点——曾经参加过上届大选的前大国家党代表、现任无党派议员洪准杓已经开始在这一问题做文章,对民主党展开批评。鉴于以上情况,民主党有可能在两个城市的候选人中至少推举一名女性,削弱在野党的攻击效果。

党章也是民主党推举补缺选举候选人的一个小困难——该党党章中有写“党员经过选举成为公职人员后,若因个人过失导致再、补选,本党将不在相关选区推举候选人”。​考虑到首尔、釜山市长补缺选的重要程度类似一场小型“地方选举”,选举结果会延伸到2022年大选,民主党弃选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只要参选的名分足够,党章还是可以被“灵活解读”。已经宣布参选党代表的金富谦对这一问题表态说,党章可以依照党内意见进行修改。

目前民主党在国会“一家独大”本身已经引发部分选民担忧,大刀阔斧的房地产政策改革已经使得中间选民有所动摇,而朴元淳自杀事件将加快中间层的逃离速度。这些选票虽不至于直接流向保守阵营,但会对于中间阵营略微利好——比如目前“下届热门总统候选人”舆论调查中排名第三的尹锡悦,他的支持率一定程度反映出中间选民希望能有新生力量平衡国会势力的期望。如果中间势力最终没能在大选之前成气候,保守阵营又无法推举出与民主党抗衡的适合人选,那么“非文在寅”阵营候选人如何制定攻略吸引中间选票,打败“亲文在寅”候选人,将成为左右下届选情的看点之一。

“热门总统候选人”可以是标签也可以是靶子,有这种标签的政客的任何举动都会被细心观察和放大解读。朴元淳6月7日在汝矣岛的与10多名国会议员的聚餐就被解读为“正式参选信号”——相关议员大都是曾经与朴元淳共事的同事、秘书室长等,而国会里有20多名议员被认为是“朴元淳派”,还有发展壮大的趋势——大鱼吃小鱼的游戏规则同样适用于党派林立的国会,要想生存就要在对手成长之前将其提前吸收或瓦解,媒体对朴元淳自杀是因派系斗争的推论也源自于此。

同样,标签的负面作用也可能出现在李洛渊、李在明身上,从现在到2022年大选将近两年的时间足够韩国政坛爆出更多突发事件,而像文在寅的两位幕僚卢英敏和任钟皙、委婉表达参选意愿的忠清南道知事梁承晁,也许这些低调的政界“潜龙”当中才有那位笑到最后的人。
 

7月10日,首尔大学医院葬礼场前首尔市长朴元淳灵堂前摆满鲜花。【图片提供 韩联社】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