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保健福祉部长官李泰馥:文在寅政府切莫重蹈覆辙

周真 기자(jj72@ajunews.com)登录 2020-09-14 10:57修改 2020-09-14 13:07
이태복 전 복지부 장관 "의료개혁, 대안없이 추진하다 백기투항한 것"
“当务之急是解决国民的生活问题,而不是进行有名无实的改革。烛光集会成立的政府毕竟不是靠掌权势力建立的,误会的话只会令民意心寒”。韩国前总统金大中政府时期的青瓦台福祉劳动首席秘书兼保健福祉部长官李泰馥3日在与亚洲新闻集团记者进行的采访中作上述表示。

李泰馥在采访中向文在寅政府和朝野政治圈提出许多逆耳忠言。他指出,如果要推进改革就需要国民的支持与参与,文在寅政府所谓的改革也是在空喊口号,没有具体化方案。文在寅政府不应重蹈卢武铉政府的覆辙。如果此次也失败,责任就会归结到民主化运动势力身上,那么他们今后将经历相当大的苦战。

▲建立公共医疗体系以预防传染病是至关重要的课题

李泰馥说道:“作为文在寅政府和执政党的民主党只提出了‘改革的鲜明性’和‘当为性’,而缺乏推进该改革的具体计划和战略。”他以医疗届罢工为例点明问题所在,“政府没做任何准备与方案进行单方面的战斗,结果就是举白旗投降。此前医师协会等利益团体一直反对扩大医大定员人数,从这一点看,医疗界的罢工在一定程度上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政府为何盲目推进医改,令人费解。”

李泰馥表示,政府一方面表明公共医疗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却没有安排一项预算。怎么看也是前后矛盾。大多数国民对公共医疗体系的建立也有同感,即使是为了预防新冠肺炎疫情以后的传染病,也是至关重要的课题。要形成舆论,做好周密的准备,推进政策。国会要通过公开讨论的过程,向国民提出切实的计划。除此之外,还要问责,切实追究医生非法罢工导致患者死亡或赔偿损失的问题。

李泰馥指出此次医疗届的罢工与2001年的医药分家当时非常相似。他说道:“2001年政府强行医药分家制度,结果后遗症十分严重,金大中总统来问我如此狼狈该如何是好?国民负担加重,关系民心向背,当时向总统建议亲自宣布医药分离推迟两年进行。金大中总统忽地任命我为福祉劳动首席秘书,并在党政青会议上表示,农村里因为没有1000块钱看不起病的老人有的是,就这样还算是国民政府吗?医药分离没有准备好,导致诊疗费暴涨,健康保险费上调不可避免,希望从财政拨款30%解决。”

李泰馥是韩国劳动运动、民主化运动的元老。20世纪80年代,他因开展民主化运动与劳动运动被判死刑,在监狱度过7年零4个月。从罪犯到长官,他的人生履历也是极不一般。金大中政府执政时期,他以渊博的理论和远见卓识带头制定了多数政府政策,在推进工作方面也被评为缜密细致。据说,金大中就政局方向和国政问题经常称呼他李同志,询问意见。李泰馥就任长官后为了适应工作,在办公室放了一张行军床,一睡就是一个多月,以积极的工作态度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人事任命关系全盘 清除腐败推进改革

李泰馥表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官僚们的腐败、官商勾结分现象依然如故。为了彻底改革国政,在启用具备专业性和献身精神的人士同时,还要改革充满派系色彩的公职社会。人事任命决定一切,文总统的人事选择标准似乎就是是否参与大选阵营。应该让各领域的专家来解决问题,但是人才选择面太狭窄了。权力中心的掌权势力仍未摆脱业余性思维方式和框架,令人郁闷。
 
李泰馥以朝鲜英祖时期的文臣李台重为例,说道:“为人臣子者,为正道大义可以冒死进言,为肃清腐败官吏、铲除浪费民脂民膏救民于水火尽心竭力。虽然他是280年前的人物,但我们现今社会已就需要这样正直的人,公务员都能以他为榜样就好了。由于新冠疫情,韩国社会面临重大考验。韩国经济对外依赖度高,共同体价值也受到动摇。为了克服危机,最重要的是政府应该重新制定综合性的政策计划,但是我却没有看到。”

李泰馥指出,文在寅政府推出韩国版新政以应对后新冠时代,原以为会有承载全社会亟待解决问题的蓝图,但只是罗列了过于片面的政策,没有实际内容,只有空壳而已,甚至连引起新冠疫情的气候变化应对预算都没有制定。

李泰馥还在采访中提出新冠疫情过后,为了提升韩国的产业竞争力,培养材料零部件等产业的中小企业,扩大公共医疗、老人疗养、保育系统以及基本收入等福利,以及保障老百姓住房的房地产政策等,都应该被列为首要课题。李泰馥于2007年开展“去除5大泡沫运动”,意在解决恢复经济与工作岗位、行政改革、整顿福利与国民生活稳定、保健医疗、创新教育等五大核心领域的问题。

李泰馥表示,单是培育好材料零部件装备产业就可以收获3000亿美元的国内产值,产生50万个工作岗位。这是总统应该过问的问题,不能只把责任推给官僚,这在20年前已经得到了证明。金大中政府当时主管部门产业部也曾为难表示,要想在国内发展材料零部件装备产业,至少需要10年时间。那时也好,现在也罢,其实都在重复一个问题。这是解决韩国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重要方案,好不容易说服政府投入预算7400亿韩元,但最终不知道钱都花在哪里?过了20年这个问题好没有解决,也没有人追查真相也没有追责。总统如果不持续关注,就会重蹈覆辙。
 

 

▲不动产政策成功与否关系文在寅政府的命运

李泰馥在采访中强调要迎接后新冠时代,还需要扩大福利设施。首先要保障全国平均每5万人可以拥有一处保健所,要增加各地方城市的医生数量,结果又回到解决人口过度集中与国家发张不平衡的问题上来,但各地城市的基建要建设好是先决条件。老龄化进度加快,居民区要建立养老疗养设施,有500户以上人口的小区应该拥有这样的设施,还要保障有足够数量的护士可以上门访问。

由于新冠疫情,个体户与工商业者的忧虑加深,李泰馥对于朝野政治圈就基本所得展开讨论表示积极赞成。对于推进处在4大保险死角地带的包括特殊雇佣劳动者在内的全国国民雇佣保险,他也表示出支持的立场。但他也预测,保障基本生活制度不得不与老人基础养老金等挂钩,因此筹措资金和选定对象会变得不容易。

对于文在寅政府的不动产政策,他表示,文在寅执政这3年房价直线上涨,老百姓单靠工资别说买房子,连全税、月税都难以负担,现在已是说什么市场都不会相信的情况。还有在首都地区供给几万、几十万户的房产政策,短期内难以实现,需要很长时间。要稳定房价解决居住需求,就要对首尔闲置地区和居民密集居住地区放宽改建限制,提高容积率,大幅增加租赁住宅供给。如果不动产政策不成功,那就很难保证文在寅政府的成功。

最后,李泰馥表示,政府进行求变进行改革都是很难的事情,也会给一些社会成员带来痛苦。但为了大多数国民的幸福和未来,变化和改革又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想以改革的名义不断推进,首先要得到国民的支持。
 

前保健福祉部长官李泰馥【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