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国妈妈的女儿,韩国女儿的妈妈”——访韩中文化友好协会会长曲欢

왕해나 기자(dongclub@ajunews.com)登录 2020-09-15 16:14修改 2020-09-15 16:14

韩中文化友好协会会长曲欢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韩中两国建交历史虽不算长,但发展速度有目共睹,取得成果显著,除了官方推动以外,民间桥梁也为两国友好交流贡献了不可忽视的力量。成立于2003年的韩中文化友好协会便是其中优秀代表之一,近日本报记者在位于首尔仁寺洞的办公室采访了会长曲欢,听她娓娓道来协会的成长历程,展望韩中两国未来发展前景。

▲“韩中文化差异就是馒头和包子的差异”

曲会长是土生土长的山东烟台人,爷爷是第一代华侨。尽管离开家乡数十载,但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同为山东老乡的记者口音。1994年,曲会长因为工作关系来到韩国,当时正值韩中两国建交初期,对于彼此的了解还仅仅停留在历史教科书上。韩中两国地缘相近、文缘相通,但又有着巨大的文化差异。例如汉语中的“馒头”一词在翻译成韩语时还有包子的意思。但包子和馒头在汉语里却是完全不同的食物,在曲会长看来,韩中两国的文化差异就是包子和馒头的差异,虽然差不多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曲会长回忆,刚来韩国的时候,一位韩国朋友要请她吃饭,地点选在了麦当劳,因为这位韩国朋友听说中国年轻人最想吃的就是麦当劳,这让曲会长有点儿哭笑不得,韩国人对中国人的固有印象仍然根深蒂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波及韩国,经济遭到重创,企业大批倒闭,为拯救国家于危难之中,大批韩国民众自发捐出黄金,形成空前的“以金报国”盛况。作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曲会长称当时被韩国人的爱国精神深深感动,她认为韩国虽然国土不大,但却是凝聚力非常强大的国家,也是从那时起,她爱上了这个国家,并决心为两国民众的交流做些什么。

▲“我是中国妈妈的女儿、韩国女儿的妈妈”

当时在韩国已有英国、日本、德国等多个国家开设文化院,宣传本国文化,但中国文化院仍是一张白纸。2003年,协会的前身——华缘文化院正式成立。为了向韩国民众宣传中国文化,曲欢会长亲自免费教韩国人中文,教做中国菜。在热心志愿者的帮助下,华缘文化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2004年底,驻韩中国文化院在首尔正式成立。同年,华缘文化院更名为韩中文化友好协会,继续立足文化领域,促进中韩两国的民间交流。

为了改变韩国民众对中国的刻板印象,协会多次组织韩国民众去中国实地考察。曲会长动情回忆到,曾经组织过一批来自韩国福利院的青少年去中国旅行,这批孩子出发前对中国几乎一无所知。但到了中国之后,通过亲眼所见,发现很多地方与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旅行结束时,不少孩子都表示希望将来可以有机会来中国留学。让曲会长印象深刻的是,旅行中的一项日程是在龙庆峡种下友谊树,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旅行团中的一位孩子打电话过来,询问自己种下的树是否受到地震影响,协会工作人员特意寄去地图安慰他。曲会长说,这说明他的心中时刻挂念着中国,其实这就是最好的文化交流。

曲会长常说:“我是中国妈妈的女儿,韩国女儿的妈妈”,无论是从立场角度,还是情感角度,协会一直致力于以文化为媒介进行民间交流。因为交流,所以理解,因为理解,所以亲近。协会成立18年来,在茶文化、酒文化、书法文化、佛教文化、女性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等领域进行深度交流,形成了“中韩缘”文化品牌。

▲韩中关系好比夫妻 吵完架后才能更理解彼此

韩中建交以后一直维持着较长的“蜜月”期,2016年的萨德事件可谓是建交以来最大的风波。受大环境的影响,各项韩中交流几乎停滞。曲会长幽默地拿夫妻关系来比喻韩中两国,1992年建交,算起来到2016年正好差不多进入了感情倦怠期,哪有不吵架的夫妻呢?正如夫妻吵架后感情反而更亲密一样,萨德事件也让韩中两国认识到之前只看到对方的好处,原来另一半也不容易,吵归吵,骂归骂,日子还是要过下去。误会、吵架、和解、感情升华这一过程本身也是更了解对方的过程。从冲撞到理解,从误会到信任,一路有艰辛,但未来一片光明。韩中两国在各领域已经频现“破冰”迹象,曲会长深信,经过萨德危机后,韩中两国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由韩中文化友好协会筹备的防疫物资抵达重庆市。【图片提供 韩中文化友好协会】



▲韩中联手抗疫 绘制现代版《岁寒图》

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疫情在中国国内暴发初期,协会第一时间在韩国筹集防疫物资援助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等地区。直到2月下旬,韩国疫情急转直下,2月27日,韩国立法禁止口罩出口后,辽宁、山东、江苏、甘肃、云南等地纷纷表示:“我们这里还好,请把物资转交给更需要的大邱朋友”。并向韩国捐助了数万只口罩、防护服等援助物资。曲会长说这正是“守望相助”的最好体现,韩中两国在抗疫中的各项合作,恰似绘制一幅现代版的《岁寒图》。

由于韩中两国疫情控制相对较好,在驻韩中国大使馆的支持下,韩中文化友好协会积极促成了后疫情时代,韩中两国首个友好省道的远程交流活动”韩国忠南——中国辽宁守望交流展”,此后,聚集了23个国家的160余名各国青年的“一带一路”国际青年论坛线上成功举办,2020年韩中间首个友好交流合作协议,首尔衿川区与辽宁丹东市也建立起友好关系。曲会长说,虽然疫情给协会的各项工作造成了困难,但同时也提供了危机中坐下来想一想的机会。协会日前启动新时代中国大讲堂,为韩中两国精英搭建交流平台,进行对话和深层交流,还计划通过特别项目来表达对医疗工作者的敬意和感谢。

2021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将在江苏省扬州市举行,协会负责“韩中缘”馆的各项筹备工作。曲会长称,虽然因为新冠疫情韩中两国的旅游往来遭受打击,但影响是暂时的。谈到韩国吸引外国游客的话题,韩国政府曾喊出“迎接游客1000万时代”的口号,但曲会长认为,不应一味地追求游客人数,与其让1000万人走马观花地游韩国,不如让200万游客好好地感受韩国魅力而发自内心地做5次回头客。韩国除了免税店、赌场、化妆品以外,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魅力,这些都对外国游客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18岁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韩中文化协会也迎来了18岁的“成人礼”,曲会长透露,她的下一个目标是10年后开设首家培养韩中专门人才的大学,为了这一目标,协会将会更加努力,发挥好民间桥梁作用,继续为韩中两国交流做出贡献。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