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外交部前东北亚合作大使丁相基:国之交在于民相亲 民相亲在于多沟通

소천상 기자(tianxiang@ajunews.com)登录 2020-11-12 09:00修改 2020-11-13 16:31
외교부 전 동북아협력대사 정상기 인터뷰

美国东部时间11月7日晚8时,乔·拜登以美国当选总统的身份发表了首场全国讲话。虽然大选的官方结果还没有出炉,特朗普并未承认败选,但从主要媒体到德、法、英、加、印等主流社会已经基本承认拜登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

“新官上任三把火”,拜登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他的有关施政纲领将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本报记者就此结合中韩两国近期热点问题,采访韩国外交部前东北亚合作大使、建国大学特任教授丁相基。

▲亚洲日报:您为中韩两国外交关系的建立做出了突出贡献,回顾您的整个外交生涯,有哪些事情令您难忘?

丁相基:我做了37年外交官,在中国的工作经历让我毕生难忘。在韩中建交前,我作为韩国外交官中第一个被派到中国北京设立贸易代表处。1990年11月到北京后,经过3个月的时间筹备,91年1月正式设立贸易代表处。之后一直到1992年8月,我们与中国各方面开始接触,准备建交工作。建交时,我就在现场。韩国当时跟大部分国家都建立外交关系,包括与前苏联于1990年建交,大国中只剩下与中国尚未建立外交关系。中韩建交在当时可以说是震惊世界的大事件。那段时间很辛苦,但于公于私都是最有意义的岁月。

▲亚洲日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国务委员杨洁篪先后访韩,习主席也会在适当的机会访韩,萨德事件的影响有所缓和,如何看待近两年的中韩关系?

丁相基:文在寅政府出台后,中韩两国关系从大方向来讲整体向好。虽然出现小的摩擦,但双边关系没有出过大问题。在半岛问题、无核化等问题上,中国同朴槿惠政府、李明博政府有过异见,但现在韩中双方的立场基本一致。除了部署萨德的问题外,两国政府在相当多的问题上都能相互理解、达成共识。

萨德问题令韩中关系降到冰点,我其实不赞成这样的说法。虽然两国人员往来减少,但大家的心是热乎的。两国关系是差不多恢复了。韩中两国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共享信息控制住疫情,率先建立企业人员往来“快捷通道”,树立了防疫抗疫国际合作的成功典范。

▲亚洲日报:上月初与本月初,防弹少年团、BLACKPINK等韩流组合先后在中国引发舆论风波,致使一些韩国民众对中国产生负面看法,您怎么看韩流给外交带来的影响?

丁相基:文化艺术交流不应该受到政治问题的影响,双方相互诋毁解决不了问题。从韩国人的立场来看,防弹少年团的发言没有什么问题。如同中国人认为中朝之间是血盟的关系一样,韩美之间的同盟关系也是血脉相连。这都是历史上的事实,谁都无法改变,中国的部分媒体、部分网民夸大了他们发言的影响。学习中国历史,汉朝和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朝代。“四海臣服,万国来朝”,其中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包容不同文化。

▲亚洲日报:中国纪念抗美援朝的活动,也引发一些韩国民众的反感,您怎么看?

丁相基:历史问题讲起来总是很复杂,各方各持己见。但在国际社会,朝鲜先入侵韩国是不争的事实。苏联解体后,当时很多外交文献都给了韩国,金日成访问苏联会晤斯大林等过程都有记录,南侵是有计划的。

1949年春,金日成访问苏联建议南侵时,斯大林劝金日成在南方先培养革命力量。1949年6月,驻韩美军完全撤军。1949年8月,苏联拥有核弹后,不再忌惮美国。1950年1月,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全国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说时声称,美国在太平洋的防卫线北起阿留申群岛,经过日本本土、琉球群岛,南达菲律宾,韩国和台湾均不在美国的太平洋防卫线之内。朝鲜方面可能据此作出判断,美国不会干预朝鲜半岛事务。几方面的因素,促使金日成开启了所谓的民族解放战争行动。

1950年4月,金日成解放南方的提议获得斯大林首肯,同时获得苏联的武器援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战争造成的伤痛是深远的。对于中国参战,中方一直强调的是为了保家卫国不得已参战。但韩国方面认为因中国的参战而韩国人民受到更大的牺牲,韩国失去了统一祖国的机会。

▲亚洲日报:新冠疫情发生后,中韩两国在各领域最先恢复开展合作,您对后疫情时代的两国交流有何建议?

丁相基:我认为进入非面对面社会,最重要的是相互间的信赖。在此基础上,尽可能保持两国人员交流沟通,有益于经济恢复发展。新冠疫情短期内不会结束,进行适当的管控就好。韩中两国在“快捷通道”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交流是不是更好?双方可以缩短隔离时间,开放游客旅游。两国高层交流也可以尝试进行视频会议,习主席访韩或者文总统访华也许一年最多进行一次,但网络沟通却可以更经常性进行。欧盟首脑间的沟通就比较频繁,我觉得我们亚洲国家可以效仿。元首之间的交流容易带动两国交流的氛围,促进友好。

▲亚洲日报:美国大选结果对韩国、对中国、对半岛局势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丁相基:影响要根据具体情况分开看,有积极的部分, 也有消极的部分。对韩国来说,韩美同盟会继续得到巩固,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施压韩国,防卫费协商有希望在合理的水平线上达成协议。对美国来说,同盟就意味着共同进退,这种政治性又会给韩国外交带来压力。对中国来讲,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打压中国,政策有预见性对中国有利,但他重视民主、人权等,也许对中国来讲不容易对待。两者谁当总统对中国更有利,我说不好。不过中国已经发展起来,无需担心。邓小平以前说过,“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对此要有清醒认识。”

首先拜登做过参议员、当过副总统,访问过DMZ,在奥巴马政府做副总统的时候发表演讲称美方愿意与朝鲜对话,但前提是朝方承诺举行“真诚”谈判。他虽然主张对话解决问题,但由于朝方的反复或得寸进尺造成他对朝鲜有不好的印象。比方2012年2月,第三届朝美高级会谈中,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金桂官和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戴维斯分别担任双方首席代表,就朝鲜中断铀浓缩计划(UEP)、美国向朝提供粮食援助达成了协议,并发表了《2·29协议》。但由于朝鲜2012年4月发射了远程弹道导弹,因此该协议并没有得到落实。朝鲜言行不一或者说说话不算话,令美方最为头疼也最为反感。拜登在半岛问题上更注重实效,而不会追求速度。

▲亚洲日报:很多专家认为,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您怎么看?

丁相基:同意。因为过去与现在的环境不一样,环境变了。出现问题的时候,要考虑双方的因素,不能一味指责对方,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判断对方往往会发生错误。如同夫妻关系一样,一味指责对方是无法解决问题的。作为中国人的朋友,我不同意美国随意打压中国,但美国也在部分问题上有自己的立场。现在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已经转变,从过去的同情、支持、相处到怀疑、敌意渐强、排挤、潜在对抗,中美关系似乎经历这样的过程。我认为双方要多加沟通,敢于担责,相互理解。

▲亚洲日报:你对于中韩关系发展和解决半岛问题有何建议?

丁相基:我一直强调的就是沟通,这是最重要的。客观评价对方很重要,富有成效的行动也很重要。“一个巴掌拍不响”,就中韩关系来讲,民间交流、公共外交很重要。毕竟政府之间政策上如何友好,没有民意的支持是行不通的。两国民众产生好感,国家之间才能友好。我觉得有必要加强双方的历史教育,特别是现代史相关的内容,促进两国民众在历史问题上能够理解对方的立场。比如,很多韩国人读过《三国志》和中国的历史,他们不了解现代化的中国,不理解已经强大的中国的世界战略和目标;而中国人则不会明白韩美同盟对于韩国的重要性,难以理解BTS发言的立场。只有双方都努力,两国关系才能向前发展。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