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世界同一个致富梦 中韩掀年轻人理财热潮

发稿时间 2021-02-02 17:29

新年伊始,霸占新浪微博热搜榜的除了娱乐圈各路明星绯闻之外,“基金”等理财相关词条也频现热搜榜。基金甚至逐渐饭圈化,明星基金的经理人开始拥有粉丝后援会。在社交媒体的带动下,基金这一理财方式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而将其推上高点的正是中国的年轻一代——90后。与此同时,与中国隔海相望的韩国,千禧和Z世代正前仆后继地迈入股市,如蚂蚁搭桥一般团结在一起托高韩国股指走势。两国年轻人选择了不同的理财方式,但其背后都有一颗“一夜暴富”的心,期待为生活多创造一点可能性。

▲90后成养“基”主力军

2021年1月已收官,中国的公募基金发行再次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据统计,1月新发基金规模达到4901.4亿元,仅次于去年7月创下的5389亿元历史最高纪录。其中,权益类基金募资规模达到4502.76亿元,占到整体的九成以上。一个月内,百余只新基金宣告成立,“日光”爆款新基金多达20只,8只新基金发行额超百亿,更有基金募集首日即吸引近2400亿元抢购资金,创下公募基金历史新纪录。

2020年的基金热风延续至今年,更多人涌入资本市场,而助推基金“出圈”的背后,90后年轻人的力量不容忽视。“基金”、“白酒股”、“易方达”、“基金投资成年轻人社交工具”等词条冲上微博热搜,90后对于投资理财的关注度一路走高。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基民图鉴》显示,2020年新增基民突破2000万,其中52.9%的新基民为90后,00后也不在少数。豆瓣的“用利息生活投资理财”小组已吸引超43万人关注。

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也为基金走红奠定了一定基础。据DT财经统计,知乎的投资理财相关发帖量在去年同比大增215%,2月、3月、7月和12月均出现小高峰。小高峰的背后映射着市场行情的波动:去年2月疫情暴发引发股市短期暴跌,3月美股多次熔断,人们感叹见证历史的同时,疫情下饱受生存压力的年轻职场人也在盘算着“抄底”入局;随后中国强有力的抗疫举措带领经济基本面逐步复苏,7月起上证指数走高,催生全民炒“基”热潮。

​为何选择基金而非收益更高的股票进行理财?据中国新经济研究院的调研显示,六成90后担心被“割韭菜”。A股的不确定性劝退了一批年轻投资者。有闲钱但投资经验不足是90后投资者的真实写照,于是由专业基金经理操控,相对较容易上手的基金成为了首选。支付宝、天天基金等线上基金购买渠道也进一步降低了年轻人入市的门槛。与以往父辈们到线下银行等销售网点购买理财产品,在手机上查看行情、加基金群探讨投资经验,定闹钟在收盘前买入卖出已成为年轻人的日常理财流程。

▲散户撑起半边天

与中国年轻基民相对稳妥的理财方式相比,韩国年轻一代更喜欢直接在股市上厮杀。

韩国移动金融服务提供商Toss在上月末面向1093名20岁至39岁的用户进行了“股市投资意向”调查,结果显示,47%的受访者表示正在炒股,42%虽然当下没有炒股但今后有相关投资计划,仅11%的受访者表示未来也不会炒股投资。另据新韩金融投资1日发布的数据,去年线上开户客户中,37.8%为20多岁的年轻人,占比最高,其后为30-39岁,占到28.6%。

蜂拥入市的大批新股民中,甚至出现大量未成年投资人。据统计,去年1至8月韩国未成年人股票交易账户达到29.1080万个,而未成年人新开账户在2018年和2019年仅为7.6091万和9.3332万个。

去年3月,受疫情影响,韩国股市一度暴跌,接连触发熔断机制,KOSPI指数一度跌破1500点,这也给了散户们入场的机会。据职场人士A某透露,股市投资始于去年5月,当时韩国大部分股票股价跳水,认为正是入场的好时机。选对入场时机的A某一年来的收益率达到20%左右。

之后在宽松货币政策和低利率水平影响下,韩国散户投资激增,推动股市一路上扬,去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也以刷新历史纪录的2873.47点收盘。韩国股市也成为去年全球表现最好的股市之一。据统计,韩国散户去年购买了总计47.5万亿韩元的股票。今年以来,KOSPI继续延续红火势头,接连站上3000点、3200点等高位。

同中国一样,韩国年轻人的理财投资也趋于社交化。据调查,韩国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理财潮流可用“Y.O.U.N.G.”来总结。年轻人通过优兔(YouTube)学习理财知识,股市投资融入日常生活成为普遍现象(Ordinary),挑选符合自我投资理念的独特(Unique)理财产品,并在社交网络(Network)上共享信息,毫无抱负担像游戏(Gamification)一样进行投资。

▲热情有余 经验不足

中韩两国年轻人展现出非凡理财热情的同时,也都暴露出缺乏投资经验的现象。

基金热潮下,理财群、理财课相继登场,不少金融大V晒出自己的投资组合,引得年轻人跟风购买。由此,影响年轻人理财决策的从市场行情逐渐演变为产品的话题度,为明星基金经理应援等饭圈文化也借此渗透到金融圈中,尽管可能只是戏谑,但过度迷信基金经理、盲目跟风,最终损失的只有自己的真金白银。

另外,借钱入市的现象也开始显现。年轻人不仅开始用工资、零花钱买基金,借贷平台、信用卡套现后购买基金等“空手套白狼”的操作屡见不鲜。尽管银保监会曾发文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明确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应当与借款人明确约定贷款用途,贷款不得用于股票、金融衍生品等投资。但如何监控贷款人的具体资金用途,仍是一大技术难题,给了投资者可乘之机。

韩国举债炒股更是成为普遍现象。据韩国金融投资协会统计,截至上月26日,个人信用贷款已达21.5744万亿韩元,同比增长9.9996万亿韩元,股票担保贷款规模也在一年间增长8481亿韩元。目前,新韩金融投资、NH证券投资、三星证券、韩国投资证券等券商均暂停了股票担保贷款的发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指出,韩国金融运行总体稳定,但若家庭负债规模持续增加,有必要加大管制力度。

手机上的各类理财APP大大降低了年轻人的投资门槛,社交平台也将理财热风吹向每个人,但不论是基金还是股票,高收益的背后一定存在着高风险,勿盲目跟风入场,建立一套能够自洽的投资理念,方能走得更稳更远。
 

【图片提供 Gettyimagesbank】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