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负债规模刷新纪录引担忧 加息浪潮下韩国经济能否幸存?

发稿时间 2021-05-30 15:04
5月30日下午,首尔中心商圈明洞街头行人稀稀落落,地面上散落着的低息贷款和信用卡套现的小广告卡片让气氛显得更加冷清,附近电线杆上高价回收商品券的“牛皮癣”偶尔吸引路人停下脚步——新冠疫情发生后,韩国社会贷款需求不断增长,低利率和宽松的贷款政策使得家庭负债快速增加,这根埋在韩国经济地基下的雷管越来越不稳定。
 

 韩国街头散落的贷款广告。 【图片提供 韩联社】


▲家庭负债规模刷新纪录,央行发出警告

韩国银行(央行)不久前公布的《第一季度家庭信用(暂定)》统计显示,截至3月底,韩国家庭信贷余额总计176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6万亿元),环比增加37.6万亿韩元,总额刷新历史纪录。

韩国银行(央行)行长李柱烈近日在金融通货委员会后的记者会上发出警告称,韩国家庭负债增速过快,很令人担忧,有必要尽早对家庭负债问题进行干预。从韩国主要银行公布的统计来看,韩国家庭负债规模正在增加的同时,与家庭资产相关的负债比率变化风险上升。
 

韩国银行(央行)行长李柱烈 【图片提供 韩联社】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韩国家庭负债的总量和增幅都创下历史新高。具体来看,住房抵押贷款增加20.4万亿韩元,信贷等其他贷款增加14.2万亿韩元。韩国央行分析认为,今年第一季度与住房交易、租房租金有关的住房抵押贷款需求增加。

疫情之下韩国股市一片红火,韩国家庭的炒股需求增加带动了信贷等其他贷款增加。今年初的统计显示,韩国股民以持有股票为担保向证券公司借贷的信用融资规模,即举债投资规模已达到21.4万亿韩元,创历史新高,这进一步加重了韩国家庭负债。

​家庭债务增加,但收入却不尽人意。去年第四季度劳动收入和事业收入都有所减少。这是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工作岗位减少,个体营业的困难加重。分析认为,如果家庭债务增加、收入减少,消费必然会停滞不前,这将导致税收减少,从而使整个国家陷入负债的恶性循环。

▲利率正常化代价谁来买单?

央行考虑新冠疫情可能给经济带来的影响,于去年3月16日将基准利率从1.25%大幅下调至0.75%,后于同年5月28日再次下调至0.5%。近期出口和投资均好于预期,但居民消费却尚未呈现明显的复苏势头。有观点指出,利率正常化作为后疫情时代经济恢复正常的重要标准之一,实现该目标或需要韩国社会经历“阵痛”。

据业界人士推算,若个人贷款利率上涨1个百分点,家庭利息偿还规模将增加11.8万亿韩元,这些负担将主要由中低收入家庭承担。若按照收入高低将家庭分为五个等级,那么利率上涨1个百分点后,收入最低的1等级家庭利息负担将增加5000亿韩元,2等级家庭1.1万亿韩元、3等级家庭2万亿韩元、4等级家庭3万亿韩元、5等级家庭5.2万亿韩元。
 

首尔街头的全税房抵押金贷款广告 【图片提供 韩联社】


还有观点指出,在新冠疫情长期化背景下,加息或将严重拉低民众生活生活质量、破坏社会稳定。对此央行方面表示,家庭负债增速过快带来的副作用是巨大的,局面一旦失控,就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来挽回。虽然加息时机仍不明朗,利率正常化过程中家庭负债偿还负担的增加很难避免。

▲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确保经济恢复

疫情发生一年来,各国的货币政策都较为宽松,然而也引发了通货膨胀、资产泡沫等忧虑。当前,美联储已透露重新评估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加拿大等部分央行甚至已经开始减少资产购买规模,显示流动性逐步收紧将渐成央行关注话题。虽然韩国央行表示“现阶段”无需加息,以免造成经济萎缩,但在国际金融大环境影响之下,韩国央行所说的“现阶段”能维持多久?韩国的财政政策能否在保护本国经济恢复的同时对抗外部风险?都充满未知。

面对后疫情时代复杂的国际金融环境,以及各方对低息风险的警告,文在寅近日在青瓦台召开“2021国家财政战略会议”时表示,韩国的国债规模虽然增速较快,但与别国相比增幅较小,国家财政运行稳健,财政能力领先于其他国家。通过扩张性财政政策实现经济恢复同时还能带动今年税收增加,这可以提升财政稳定性,实现财政投资良性循环。另就追加预算问题,文在寅表示,发挥财政效果最大化的关键是时机,各部门应在迅速落实预算的同时,根据经济形势变化,合理安排大幅增加的税收,随时做好追加财政投入的准备。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