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造船业已稳握30个月订单量 或将迎来第三个“超级周期”

发稿时间 2021-06-11 15:37
30개월치 물량 확보한 조선업계, 18년 만에 슈퍼사이클 진입 전망
有分析称,今年上半年造船业十分景气,韩国造船海洋、三星重工、大宇造船海洋等韩国造船“三巨头”结束了长时间的经济萧条期,在今年第一季度横扫全球超过一半的船舶订单,有造船厂在短短5个月内就完成了年订单目标的70%以上。随着造船坞位迅速填满,已确保相当于2年6个月的物量。造船业界表示,最近的业况与过去繁荣期2003年相似,期待时隔18年再次出现“超级周期”。订单量虽已达到过去繁荣期相似水平,但船舶价格仍然较低。厚板(厚度6毫米以上的钢板)等费用上升也成为问题。订单增加需要1至2年的时间才能反映到营业业绩上,但厚板价格的上涨会直接导致费用增加。

据造船业界11日消息,以今年5月末为基准,包括海洋成套设备在内,韩国造船海洋累计订单量达到108亿美元。 这相当于已完成全年订单目标(149亿美元)的72.5%。同期,三星重工业也承揽了相当于59亿美元的船舶订单,达到了目标值(91亿美元)的64.8%;大宇造船海洋接到27.04亿美元的订单,已完成今年目标(77亿美元)的35.6%。造船业界表示,韩国造船业将再次进入“超级周期”。今年4月韩国造船海洋在第一季度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虽很难断言进入了超级周期,但造船业现况与2003年进入超级周期时的水平相似。”

韩国三大造船企业已确保了到2023年为止2年6个月的供货量,并计划于今年内交付192艘船舶,2022年交付181艘、2023年交付161艘。预计到2024年将交付32艘,若加之今年下半年预计的卡塔尔液化天然气(LNG)运输船订单量,到2023年至2024年订单数量将会进一步增加。造船业界相关人士分析称:“长期处于不景气的造船业界确保2至3年的订单量实属罕见,导致业界出现与2003年进入繁荣期之前情况类似的说法。”

造船业界表示,到目前为止超级周期共出现两次。第一个超级周期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经济快速增长的1965年起至阿拉伯石油禁运的1973年为止。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各国船舶交替时期到来,加之海运市场强势也助长了船舶需求的增加。第二次是从2003年到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开始于中国。当时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海上运输货物量大幅增加。随着第一次超级周期当时建造的船舶交替时间临近,船舶订单大幅增加。据业界透露,当时全球船舶订单规模年均达6000万修正总吨(CGT),是去年船舶订单量的2倍以上。在2005年韩国三大造船巨头在时隔5个月后实现了全年订单目标值。

造船业界预测,像第1、2次超级周期时一样,随着行情改善以及老旧船舶交替时期到来,造船业界或将出现第3次超级周期。得益于最近的经济恢复和物流量的增加,船舶订单随之增加,海运业从去年开始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好景况。目前全球5400多艘集装箱船中有900多艘(约17%)的船龄已经超过20年,需要阶段性地进入废船。以开始第二次超级周期的2003年为基准,更换船舶的需求最早或将从2023年开始正式出现。同时,新冠疫情及国际海事组织(IMO)的环境限制也不能忽视。业界相关人士表示:“第1、2次超级周期当时没有的IMO高强度环境限制,加之船舶订单需求受新冠疫情影响被推迟等,第3次超级周期或将被提前。 从造船企业立场来看,更早具备符合IMO环境限制的船舶比较有利,因此只能提前更换船舶。”

造船业界相关人士分析称,对于是否进入超级周期还有待进一步观察。虽然船舶价格确实有上涨趋势,但还未达到与过去超级周期相同水平。衡量全球造船市场新船价格总体的克拉克森新船价格指数上月收于136.1点,而该指数在第2次超级周期末阶段的2008年8月为190点,高出上月近40%。

同时,厚板价格也是一大负担。钢铁业界表示,近年来由于铁矿石等原材料上涨的成本未能反映到实际产品价格中,导致钢铁行业收益恶化。出于“照顾”造船业,钢铁企业在承担铁矿石价格暴涨的压力下,选择了在2019年上半年“冻结”厚板价格,但进入今年开始重新上调价格。据悉,浦项制铁、现代制铁等韩国主要钢铁企业在与韩国三大造船巨头的价格谈判中,就将厚板价格每吨上调1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75元)以上达成了协议。厚板约占船舶建造费用的20%,因此厚板价格的上涨或将使造船企业将遭受等同于上涨部分的损失。据韩国造船海洋成套设备协会消息,若厚板价格上调5至7万韩元,造船业界的成本负担每年将增加约3000亿韩元。

另外,随着造船企业的坞位资源迅速耗尽,以及钢价暴涨造成的造船成本上升,围绕全球造船资源的争夺更加激烈。据悉,挪威国油(Equinor)计划订造一批LNG双燃料动力船,目前,韩国和中国的造船厂已入围包括10.9万载重吨至11.5万载重吨级双燃料动力船在内的7艘新船的建造企业名单。

业界相关人士表示:“由于造船厂的坞位已经进入紧缺时期,所以挪威国油急于订造这批新船。卡塔尔石油(Qatar Petroleum)去年已预订了韩国主要造船厂未来数年内的LNG运输船建造船位,Equinor为确保可以预订的建造船位,已派员前往远东地区寻找建造企业。”韩国造船业界相关人士表示:“韩国造船厂因船位资源不足而无法接到的订单正大量转移到中国。全球造船市场新的‘超级周期’正在到来,但由于船东们对于订造在2024年以后才能交付的订单犹豫不决,从而转向中国寻求合作,导致韩国造船厂的接单量正在被中国超越。”今年4月韩国将单月新船接单量全球第一的宝座让给了中国。据全球市场调研机构克拉克森公布的全球造船业数据,今年4月中国承接164万CGT的新船订单,订单量位居全球第一;韩国以119万CGT位居第二。这是从去年7月起中国船企单月承接订单量首次超过韩国。
 

韩国造船海洋2日表示,与欧洲船舶公司已签订3艘15.7万吨级大型原油运输船的建造合同。图为现代三湖重工建造的油轮。 【图片提供 韩联社】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