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不香”了吗?韩企争先恐后“东南飞”

发稿时间 2021-09-16 14:12
 
本月14日,三星重工宣布,将从浙江省宁波市撤资,解散三星重工业(宁波)有限公司,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引进的第一家外资造船厂,宁波三星重工在经历了26年的风雨后终于画上了句号。
 
三星重工宁波撤资的消息从去年起便被传的沸沸扬扬,但宁波方面一直否认这一消息,此次终于得到证实。去年7月开始,三星重工已将宁波业务逐渐转移至另一家位于山东省荣成市的造船厂。
 

三星重工宁波员工集会要求三星妥善给予赔偿。【图片来源 网络】


一直以来,中国被认为是全球加工制造业的中心,但随着近年来人口红利消退,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中国制造”的竞争力逐渐减弱,越来越多的韩资企业对中国业务进行大规模结构调整,不少已完成向东南亚转移。

2019年10月,三星电子宣布关闭广东惠州工厂,这也是三星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智能手机工厂。三星惠州工厂成立于1992年,是三星在中国的核心生产基地。惠州工厂的关闭也标志着三星电子已完全将智能手机的制造基地从中国转移至越南,目前三星电子在越南胡志明市等建有4家工厂,生产的手机占三星电子全球手机产量的一半以上。

去年3月,三星显示器宣布关闭位于苏州的LCD生产线,TCL以10.8亿美元的价格进行收购。8月,三星又关闭了同样位于苏州的中国最后一家电脑工厂。
 

北京SK大厦出售给和谐健康保险。【图片来源 网络】



除三星外,其他的韩资企业也在对中国业务进行调整。本月初,SK宣布将在中国的汽车租赁业务出售给日本丰田。6月,北京SK大厦以90.5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给和谐健康保险,SK大厦位于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是北京CBD核心区地标写字楼,从2009年起成为SK集团中国总部。LG也于去年以87.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位于北京繁华商圈的LG双子座大厦。今年3月,LG电子正式对位于江苏昆山的法人进行了清算,将车载信息娱乐配件生产基地转移至越南海防市。

现代汽车也在忙着挂牌出售位于北京的第二工厂,此前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已经由中国理想汽车“接盘”,第二工厂主要生产索纳塔、朗动、途胜等主打车型,目前已有不少收购方对此表示出极大兴趣,业界预测大概率会被新成立的小米汽车收入囊中。
 

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出售给中国理想汽车。【图片来源 网络】


这波集中于制造业的韩资集体撤离中国并不意外,几年前也同样发生在流通领域中。2017年,不顾中方强烈反对,韩美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导致韩中关系降至冰点。同意转让星州高尔夫球场用于部署萨德的乐天集团在中国的业务几乎遭遇灭顶之灾。2018年10月,乐天旗下连锁超市乐天玛特将中国的93家门店出售给物美集团,彻底告别中国市场,距离2008年在北京开出中国首店正好过去整整10年。另一家韩国连锁超市易买得也几乎同时宣布全面退出中国市场。

如果说韩资流通企业撤离中国主要受到当时的政治环境与两国关系影响的话,这一波制造企业“东南飞”的现象则背景更为复杂。事实上,不仅是韩企,近年来,美企、日企等外企撤离中国市场的现象一直存在。就在本月,日本家电巨头东芝宣布将在月底前关闭位于辽宁省大连市的生产基地,10月开始清算并解散东芝大连公司。东芝大连成立于1991年,是东芝在中国的首个生产基地,员工人数一度达到2400人。

近几年间,中国在制造业上的优势由于劳动成本上升和贸易环境的变化有所减弱。中国大陆劳动力成本大幅上涨,目前平均薪资是越南的2倍多。政府部门对于环保、安全、卫生等的标准也越来越高,导致企业在环保上的成本也随着增长。从国际环境上来看,中美贸易摩擦频发、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等令市场风险上升,经营的不确定因素增多。
 

三星电子位于越南太原省的生产基地。【图片来源 网络】


目前来看,撤离的外资制造业主要集中于劳动密集型和低成本低端的家电制造业,这与中国制造业水平升级、优化产业结构有一定的关系。资本逐利,外企受到市场成本、经营环境等因素影响,选择离开中国,迁移到成本更低的国家,属于企业正常的经营行为,符合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也无需过度解读。

最后再回到三星重工此次宁波撤资决定,业内人士分析,此次三星重工撤资并非是由于劳动成本上升和中美贸易摩擦等原因,主要原因还与造船业在韩国的国家战略地位有关。本月9日,三星重工在位于庆尚南道巨济市的造船厂举行“韩国造船蓝图及共赢合作宣布仪式”,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将进一步发展造船业,将韩国打造为世界第一造船强国。韩国政府将加快制定促进造船业生产和就业增长的政策,稳定人力资源供需,为构建坚实的韩国造船生产基础提供各项支援。三星重工撤出中国只是按照原有计划实施,而下一家的离开,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