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游戏》红遍全球 行业警惕奈飞“黑洞效应”

发稿时间 2021-10-12 17:47
'K-콘텐츠 블랙홀'된 넷플릭스
今年中秋,互联网视听服务(OTT)平台奈飞原创韩剧《鱿鱼游戏》红遍全球,相关椪糖、木头人玩偶、运动服等产品热卖脱销,带动了一波经济效益,奈飞股价更创下历史新高。进军韩国短短五年,奈飞这一外来客撬动韩国影视行业,不仅将一众优秀作品收入囊中,更制霸韩国流媒体平台市场。

2016年以奉俊昊导演电影《玉子》为契机,奈飞正式在韩国开通服务。进军初期,奈飞韩国的订阅群体多为美剧发烧友,平台不被业内看好。奈飞积极联手顶级制作人推出原创韩剧,凭借人气漫画改编剧《喜欢的话请响铃》《人间课堂》等站稳脚跟。2019年牵手金牌编剧金恩熙打造古装丧失系列剧集《王国》,猎奇题材推出后风靡全韩。据尼森韩国的统计,奈飞订阅量在《王国》上线后的一个月里暴增80万,其中不乏三四十岁用户,不断扩大在韩国市场的影响力。

新冠疫情暴发线上观影走热,为奈飞跃升韩国最大OTT平台提供了机会。今年1月奈飞活跃用户数(MAU)创历史新高,达到895万人,但此后因原创作品上新不够而有所下滑。近期《D.P:逃兵追缉令》《鱿鱼游戏》爆红,奈飞订阅量再度暴增。尼森韩国近日发布的统计显示,8月奈飞MAU为863.1995万人,自7月(852万人)后连续两个月攀升。
相较之下,本土OTT的发展则十分局促和暗淡。金融监督院的统计显示,去年奈飞销售额为415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2.3662亿元),同期Wavve(1802亿韩元)、Watcha(380亿韩元)、TVING(155亿韩元)表现不佳。去年奈飞营业利润为88亿韩元,而Wavve(-169亿韩元)、Watcha(-154亿韩元)、TVING(-61亿韩元)则深陷赤字泥潭,Wavve、Watcha赤字规模同比进一步扩大。
 

【图片提供 韩联社】


截至目前,奈飞已向190个国家(地区)介绍80部韩国作品,近五年投资7700亿韩元,在新冠疫情影视行业进入寒冬背景,奈飞今年投资额同比大幅提升65%,约5500亿韩元左右。相较之下,Wavve年初宣告到2025年将投资1万亿韩元用于内容制作,CJ ENM同期也将投资5万亿韩元,TVING则将在未来3年投资4000亿韩元,而去年进入资本蚕食的Watcha则将转攻音乐业务。另一方面,全球流媒体巨头迪士尼+也将于11月正式登陆韩国,联手LG U+向韩国观众提供迪士尼、皮克斯、漫威等人气内容产品,或进一步冲击本土OTT平台。行业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本土OTT平台主要通过购买电视台人气剧集吸引观众,尽管也有平台为推出原创剧集进行努力,但很难保证能收回成本。

除了本土OTT平台,奈飞的扩张让电视台同样遇窘。不同于电视台制作的韩剧需要考虑篇幅、广告、分级规定等,奈飞方面则放手让原创作者自由发挥,同时避免了硬广植入、注水等雷区。揭露军队霸凌现实问题的《D.P:逃兵追缉令》上线后引爆全韩,韩国影视行业方面称,如果没有奈飞这样的海外平台,类似《D.P:逃兵追缉令》这样的禁忌作品恐难在韩国登上荧屏。导演黄东赫也曾在采访中透露,《鱿鱼游戏》剧本创作于12年前的2009年,但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没有电视台愿意投资拍摄这样一部作品。

曾制作《无限挑战》的金牌PD金泰浩近日离开老东家MBC自立门户也折射出电视台制作存在的问题。金泰浩在个人社交平台发文写下,我常和后辈说,世上没有不好的内容创意,只是内容和平台不匹配,未来想在不同平台尝试多样的内容。而由奈飞出资、MBC制作的金泰浩导演新综艺《吃货与大胡子》将上线奈飞,更开电视台综艺单独上线OTT先河。

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的数据显示,KBS、SBS、MBC三家地面电视台累计收视率份额过去几年持续下滑,2016年至2019年分别为48.8%、44.5%、42.1%、39%。而同样的情况已经出现在美国影视行业。奈飞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此前曾向《纽约时报》表示,OTT取代电视仍需时日,但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奈飞为内容产品提供了自由发挥的平台和推向全球的桥梁,但行业同时警惕其可能带来的黑洞式影响。专家指出,韩流产品不断成为奈飞等全球投资者的新目标,但海外OTT的扩张也挤压国内运营商的发展空间,与此同时,奈飞与内容制作公司间的合约信息公开不透明、收益分成等问题同样需要妥善解决。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