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迎来拜登时代 韩美关系将去向何方

왕해나 기자(dongclub@ajunews.com)登录 2020-11-08 14:35修改 2020-11-08 14:42

2013年12月6日,拜登在延世大学举行演讲。【图片提供 韩联社】



截至美国当地时间7日晚,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已获得270张选举人票,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曾在多个场合以“血盟”、“朋友”来形容韩美关系的拜登入主白宫,韩美关系走向以及两国目前一系列悬而未决的问题将出现何种变化,成为韩国方面关心问题。有分析称,与高喊“美国至上”的特朗普不同,拜登将站在多边主义的立场上,强调美国在国际社会中主导权的同时,重视与同盟国家的战略价值。

▲“韩美是用鲜血筑成的同盟,敬佩韩国取得的成就”

拜登日前在韩联社发表的署名文章中用“鲜血筑成的同盟”来形容韩美同盟,他强调对韩国在战后取得的成就深表敬佩,并提到“汉江奇迹”,称韩国是“民主主义和经济强国的典范”。

拜登在担任参议员时期,为韩美友好展开多项议政活动。2003年,为纪念韩美同盟缔结50周年,韩国向伊拉克派兵,拜登提出向韩国政府表示谢意的议案。2005年11月,拜登向美国国务卿发送信函,呼吁韩国加入美国政府的免签计划。
 

2013年12月7日,拜登和孙女芬尼根一起参观板门店。【图片提供 韩联社】


拜登还曾多次访问韩国。1998年11月,拜登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民主党干事身份访问韩国。2001年8月,时任参议院外交委员长的拜登访韩,并拜会韩国前总统金大中。2013年12月,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时期也曾到访韩国,并和孙女芬尼根一起参观韩朝非武装地带(DMZ)。2015年10月,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访美时,曾应邀在拜登官邸与其共进午餐。2015年7月,拜登夫人吉尔·拜登也曾访问韩国。

▲强调以对话解决朝核争端

在朝核问题上,拜登认为在坚决反对朝鲜拥核的同时,必须通过对话解决争端。2005年,拜登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召开的朝核问题听证会上,曾批判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对朝政策,并提出朝核问题三大原则,即任命高级别特使、集中说服朝鲜弃核、放弃朝鲜体制更迭政策。

2000年7月,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与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举行首次韩朝首脑会谈时,拜登曾发表文章称,这是金大中“阳光政策”取得的胜利。2006年10月,朝鲜首次进行核试验时,拜登曾发表声明谴责这一行为。
 

2013年12月,拜登在首尔龙山的战争纪念馆回答媒体记者提问。【图片提供 韩联社】



但由于拜登曾批评特朗普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会晤是“作秀”,可能导致形势进一步恶化,朝中社曾发表文章怒斥拜登亵渎朝鲜“最高尊严”,并称拜登为”疯狗“,必须用木棍“打死”等。

上月22日,拜登在出席大选电视辩论时,表示在朝鲜同意削减核能力的前提下可与金正恩会面,表现出并不排斥朝美首脑会谈的立场,并将继续努力促进韩裔美国人与其在朝鲜的家属团聚。

▲韩美关系有望重回正轨

与视同盟关系为交易,轻视别国的特朗普不同,拜登将在韩美一系列问题上采取更加尊重韩国立场的态度。长期处于僵局的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有望在合理水平上达成一致。

韩美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SMA)谈判自去年9月开始后,由于特朗普的“狮子大开口”,至今仍僵持不下。今年3月底,韩方提出同比增加13%的防卫费分担额,但仍遭到特朗普的拒绝。拜登在韩联社发表的署名文章中表示“我将与韩国站在一起,进一步加强韩美同盟,维护东亚等地区和平,不会用撤出驻韩美军这种鲁莽的威胁‘敲诈’(extort)韩国”,预示拜登当选后,陷入僵局的韩美防卫费谈判或将迎来转机。

▲维持现有驻韩美军兵力 或部分调整规模

专家预测,现有的2.85万驻韩美军规模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韩美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仍需紧密磋商,能否在文在寅任期内得到解决尚不透明。拜登外交政策顾问布莱恩·麦吉翁目前表示,驻韩美军不会撤出或有重大削减计划。

但韩美在今年韩美安保会议(SCM)上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删去了“维持驻韩美军现有兵力”的内容,暗示或对军力规模进行部分调整。韩国防部就此表示,美国政府根据其全球国防政策的变化,正在探讨根据灵活的海外驻军调整规模方案,可能会视特定国家安保形势做出调整。布莱恩·麦吉翁称,即使是对兵力规模做出部分调整,也会与韩国政府通过紧密沟通而进行。

▲满足条件时移交作战指挥权

在作战指挥权交接问题上,预计拜登将延续特朗普政府的现有立场。韩国国家战略研究院统一战略中心负责人文圣默指出,由于作战指挥权问题是韩美两国基于已经达成协议的前提下进行磋商,尤其在今年SCM共同声明中,双方重申须在向未来联合司令部移交战权前满足双方达成协议的移交条件。韩军收回作战指挥权所需满足的3项条件为:具备核心军事力量;具备应对朝鲜核武器的能力;半岛及地区安全环境符合作战指挥权移交条件。韩美两国首脑最终将基于作战能力评估结果和两国防长的建议,决定具体移交时间。

其中第3项条件带有强烈的主观评价色彩,将不免受到两国政治局势左右。倘若美方评价韩半岛地区安保环境不符合移交作战指挥权的条件,即使满足前两项条件,作战指挥权移交终究只是纸上谈兵。

由于拜登上台后,对中方持续施压的基调不会出现大的改变,预计两国作战指挥权移交谈判仍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文圣默预测,美国通过印度太平洋战略持续向中方施压,文在寅政府在竞选中提出的在2022年之前完成作战指挥权转移目标实现难度较大。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