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검의 대선 포커스】“教唆检举”为啥闹得这么大?

发稿时间 2021-09-15 16:40
고발사주 뜻과 의혹 정리
随着2022年大选临近,韩国政治题材电影里的情节又再次被搬进现实。最近各大媒体主页和搜索网站新闻版块头题都是“고발사주(告发使嗾)”云云,报道配图里政界大佬神情严峻,给人弄得云里雾里。有小伙伴好奇为啥这个事件闹这么大,今天小编就和大家简单扒一扒。
 

【图片来源 网络】


“고발사주”直译过来是“教唆检举”,简单可以理解为,一个人(通常是检方等权力层)教唆或诱导另一人(通常是政界不知名人士)去检举第三人。

整个事件最初是由一家今年5月新登记的网络媒体“Nesevers”爆出。该媒体9月2日登出一篇重磅报道称,2020年4月国会议员选举前,时任检察总长尹锡悦的亲信孙准晟检察官曾给过国民力量党议员金雄一些资料,内容是对执政党政客不利的调查结果,金雄将这些材料转交给国民力量党方面。国民力量党利用这些材料打压政治对手,检方则可以借由在野党之手收拾“不听话”的政客——整个事件被冠以“教唆检举”名称,尹锡悦一行人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报道的消息来源是哪里呢?这就要说到一位关键人物,当时在国民力量党担任选举管理委员会副委员长的赵成恩。
 

赵成恩接受JTBC电视台采访,讲述“教唆检举”相关细节。  【图片提供 韩联社】


赵成恩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当时和金雄议员接头的正是自己。金雄将一些标记着“发自孙准晟”的文件交给赵成恩,并要求她去大检察厅信访室告状,还要求她把接收资料的匿名聊天房销毁。实在看不下去的赵成恩将记录检方与在野党勾结证据的手机交给了大检察厅,并申请了“公益举报者”保护。

(但后来因为她上电视透露自己就是举报人,所以大检察厅方面无法给她公益举报者的身份。关于这位1988年出生的年轻女政客的故事,咱们以后有机会再展开讲)

书接上文。孙准晟给金雄材料当时,他的职务是大检察厅信息调查政策官,负责收集犯罪证据,整理案件卷宗并最终向检察总长汇报,被称为“总长的手和眼”。就算没有直接指使孙准晟那么做,尹锡悦也难逃失察或渎职的指责。检方介入选举和国内政治保守诟病,若公搜处查到尹锡悦在职期间指使下属“教唆检举”的证据,不仅对尹锡悦本人今后的政治生命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而且韩国检察系统的独立性与公正性都将遭受考验。
 

大邱高级检察厅人权保护官孙准晟(曾任大检察厅信息调查政策官) 【图片提供 韩联社】


“Nesevers”报道出来不久,韩版“廉政公署”——高级公职人员公共搜查处(公搜处)9月10号把金雄议员的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还对尹锡悦立案调查。这两天议员会馆里热闹非凡,看过韩剧《辅佐官》的小伙伴可自行脑补。
 

9月10日,在国会议员会馆,金雄议员和助理与前来搜查的公搜处人员对峙。 【图片提供 韩联社】


那有人问了,尹锡悦就干坐着被动挨打吗?当然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制思路在韩国政界同样好使,尹锡悦给出的回应是,整个事件来自执政党或其它权力机构的幕后势力,比如国情院。

保守媒体《朝鲜日报》旗下“TV朝鲜”电视台报道,“Nesevers”曝光“教唆检举”事件前三周的8月11日,赵成恩和现任国情院长朴智元在乐天酒店一处会议室里有过会面,同坐的还有国民力量党议员洪准杓的亲信。之后赵成恩就向“Nesevers”的记者提供了“教唆检举”事件的所有关键材料。再加上赵成恩有一次“不小心”说漏了嘴称,“报道的日期不是我和院长希望的”云云,让人更加怀疑是不是赵成恩得到了高人指点。
 

国情院长朴智元 【图片提供 韩联社】


尹锡悦和金雄方面还主张,赵成恩受朴智元指使,向媒体提供线索,让媒体炒热“教唆举报”话题。事件本质是背后政治势力和举报人赵成恩联合演的一场双簧,朴智元掌握的国情院是幕后黑手!洪准杓是最大受益人!

战火一下就延烧到了另一座权力高峰——国情院,事情真的闹大了。

先听听国情院的领导朴智元怎么说。朴智元承认8月11日与赵成恩见面,但谈话内容与此次事件无关——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朴智元对于自己被牵扯进整个事件非常不满。他警告尹锡悦:“摸到了沉睡老虎的尾巴”、“要想过得舒服,就不要折腾”。朴院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2018年1月12日,在汝矣岛国会的一场会议上,赵成恩(左)和朴智元交谈。 【图片来源 网络】


看过电影《工作》的小伙伴可能会知道国情院在韩国政界的分量,议员、总统候选的支持率分分钟由他们说了算,过去许多政客因不堪国情院胁迫而自杀,这种政界积弊饱受诟病,改革呼声高涨。

为了防止情报机构过度干预国内政治,文在寅政府对国情院系统做了大幅调整。如今该机构只能收集和国家安全有关的外国信息,不能针对本国公民,更不能干预选举。如果朴院长和政客共谋操纵舆情的证据坐实,那意味着国情院干预内政的“老毛病又犯了”,文在寅对情报系统的改革也将宣告失败。

还有,洪准杓怎么突然就成受益人了?

洪准杓和尹锡悦同属国民力量党,两人目前是泛在野党阵营里最有力竞争者。如果从党内竞争的角度来,“教唆检举”事件确实会对洪准杓有利,尹锡悦确实是洪准杓再次挑战权力巅峰的最大阻碍。小编看来,在野党总统候选人亲信大摇大摆去乐天酒店见国情院长,还被对手逮了个正着,这桥段有点儿太离谱。
 

尹锡悦和洪准杓 【图片来源 网络】


洪准杓和尹锡悦两人看起来井水不犯河水,但实际暗暗较劲,“教唆举报”让两人的矛盾更加公开化,也将使国民力量党内竞争进度加快。洪准杓对事件的评论是:尹锡悦的“冲锋卒”要看着对手出招,这种乱咬一气的做法是非常低级的攻击手段。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湖底万丈深——“教唆举报”事件发生的时机敏感、背景复杂,事件牵扯的利益集团众多,而且随着事件的发展,受益方会不断出现变化。不久前关于尹锡悦家人的负面新闻被媒体大量曝光,网络上有自媒体说,这次“教唆检举”还可能是尹锡悦为了保护家人而上演的一出“苦肉计”。还有很多类似的推测和阴谋论出现,反转桥段太多把吃瓜群众脑子烧个稀烂。

小编认为,“教唆举报”是射向纷乱复杂韩国政坛的一颗子弹,不知道是谁打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冲着谁射出来的,即使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两会儿甚至三会儿,真相也许永远也难被看清。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