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上班族纷纷“退休” 韩国人也迎来35岁危机?

发稿时间 2022-01-03 15:43
产业快速变革浪潮下,韩中两国80后迎来同样的职场危机——公司内外挑战来临时,这一批青年“老员工”陷入公司转型过程中的35岁陷阱。
 

【图片来源 Gettyimagesbank】


▲韩国职场裁员最后的“仁慈”——名誉退休
近来,韩国金融、流通业出现名誉退休潮。据韩国金融业界日前消息,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行业下调名誉退休年龄及职级限制,原本专属于50多岁职工的名誉退休如今80后也可以申请。

在韩国,名誉退休是指未到退休年龄但入职年限或职级达到公司的一定标准时,员工按照个人意愿申请的一种提前退休的方式,申请名誉退休的员工可以在退休金的基础上拿到额外的补偿或慰劳金。一般而言,只有临近退休的管理层才有资格申请名誉退休,否则只能算作普通离职,拿到的补偿不及名誉退休多。

KB国民银行2020年仅允许1964年至1967年出生的职工申请名誉退休,2021年将这一年龄限制放宽至1965年至1973年,仅到2021年1月,KB国民银行名誉退休申请人数已达800人,较前一年全年高出300名。韩亚银行也于7月将名誉退休申请年龄放宽至40岁。新韩银行在去年1月及7月分别开放了一次名誉退休申请,为有史以来首次一年举行两回,共有350名员工通过这种方式离职。友利银行截至去年1月,已有468名员工离职,较2020年全年数据多出100名。

韩国Citi银行日前接收名誉退休申请,仅申请者便达2300余名。BNK釜山银行自11月开始接收名誉退休申请,取消原本不得小于1980年出生的年龄限制,将要求放宽至入职十年以上,代理级别以下的员工也被包含在内,即,如果25岁入职,36岁时便可以申请名誉退休。KB保险公司的名誉退休申请前提放宽至代理或主任级别的80后,教保生命于12月13日宣布去年采取特别退休措施,所有入职满15年的员工均可以申请名誉退休。

流通业也不例外。乐天百货日前面向入职满20年的员工实行名誉退休政策,为公司创立42周年以来首次。去年乐天超市取消名誉退休申请职级限制,通过两次实行共减少员工170余人。
 

【图片来源 Gettyimagesbank】


▲韩中大厂转型进行时 老员工比不上年轻与实力派
名誉退休蔓延至80后,足以看出公司迫切想要实现员工代际替换的决心,员工年轻化、部门智能化成为趋势。业界对此解释称,金融、流通行业正在向线上业务转换,新冠疫情的出现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的发展。韩国友利金融会长孙泰升表示,数字化时代下,将努力为顾客提供顺应时代发展、独具创新的服务。据国会立法调查处日前公布的《银行网点数量减少及金融领域弱势群体的保护有关课题》报告,韩国境内银行网点数量由2017年的3861家减少至2020年的3546家,2021年进一步减少约166家。线上业务的扩张必定导致部分岗位的消失,为节省不必要的人力成本,行业整体正在想方设法“赶人”,名誉退休申请资格的下调便是其一,而节省下来的成本将集中用于雇佣研发人员及设备构建。

前几日,韩国各大企业也对公司管理层进行了一波人事洗牌,从韩国主要集团的人事变动来看,现代汽车集团共有203名人员升任,其中约三分之一年龄分布在40岁至50岁范围内,科研部门管理人员升任比重达37%。三星电子上月初破格换帅,专注于半导体等重点领域,各部门负责人的平均年龄下调,新升任的副社长中,有8人年龄在40多岁左右,常务中有3人为30多岁。

LG集团132名新任管理人员中,40多岁的有82人,占比62%,在全部管理人员中的占比也由去年的41%上升至今年的52%。此外,SK集团新任管理人员平均年龄降至40多岁,韩华、现代重工业、GS集团等也大量提任40多岁年轻有为的管理人员,力求打破传统韩企的“倚老卖老”现象。

中国多家大厂也迎来人事迭代潮,35岁被裁、高龄员工劝退的新闻接踵而来,35岁成为职场人的生存陷阱。据最新的一则消息,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传出将裁员30%的消息,部分业务线被取消。在线视频播放平台爱奇艺2021年12月初被曝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在20%至40%之间,这成为爱奇艺发展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很多高管也在被裁名单之列。

此前字节跳动、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第一梯队早已频频传出裁员消息,淘汰与更新成为中国互联网大厂的常态。据脉脉数据研究院日前公布的一项调查,中国大型互联网企业员工的平均年龄在27岁到33岁不等,其中字节跳动和拼多多员工平均年龄仅27岁,滴滴出行员工平均年龄最高,为33岁,老牌BAT(百度、阿里、腾讯)的员工平均年龄不超过31岁。
 

【图片来源 Gettyimagesbank】


▲韩国职场的尽头是投资,中国职场的尽头是编制?
据业界分析,在新冠疫情、中美矛盾、全球供应链崩溃等多重因素推动产业重组、新兴产业加速变革的背景下,许多企业将今年视为实现革新的黄金时间,人事调整和结构改革成为韩中多数企业采取的一种冲击疗法。公司为谋求长久生存,代际交替、绩效主义成为主流,企业开始缩衣节食,砍掉被淘汰的部门与人员。

韩国的80后与中国的35岁,这一群体处在压力相对复杂的阶段,失去了年龄优势,又迎来变革危机,在短视频、元宇宙、互联网化等新兴领域,老员工正在输给“性价比”。

相比于韩国80后,中国的35岁似乎更为被动。对于韩国上班族而言,开放“名誉退休”无疑更加利好。虽不幸成为公司转型的牺牲品,但主动申请可以在退职金的基础上拿到一笔慰劳金。中国公司与之有所不同,一般而言,如果并非公司强制裁员,而是主动辞职,员工无法得到任何补偿。因此在同样的情况下,多数韩国人选择主动离开另谋生路,而中国上班族则更倾向于做准备的同时坚持到公司裁员,以拿到N+1补偿。

韩国的80后与中国的35岁在面对公司转型上的态度也略有不同。从社会年龄来看,中国的35岁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对于多数中国人来说,35岁不仅是事业上升期,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艰难过渡期,在就业市场方面,“35岁危机”是中国就业市场上存在的一种现象,许多用人单位在招聘员工时,都明文规定只要35岁以下者。35岁成为中国职场的年龄红线,行业环境的动态与优劣都能投射到35岁职场员工的身上,因此多数上班族在临近35岁时压力倍增,如果不幸被裁,可能意味着很难重回职场。相比之下,韩国晚婚晚育居多,且30多岁在社会认知中被归为青年,被裁后的社会压力与家庭压力相对较小。

不过,韩国社会独有的“前后辈文化”也让韩国人在经历35岁危机后重整旗鼓的余地缩小,频频高涨的物价与房价更是让更多韩国打工人认识到仅靠勤奋工作很难过上想要的生活,炒股、炒房、炒虚拟货币成为时下青年人增加资产的首选。另外,越来越多中国人也意识到,变革的时代,大企业再也不是终身职业,而是实现个人发展的中转站。35岁危机的背后,透露着韩中两国打工人的无奈,正因此才有人戏称,韩国职场的尽头是投资,中国职场的尽头是编制。

尽管现实比较残酷,但更多人还是选择乐观对待。近日,本报面向65名中国打工人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中,尽管在面临被裁危机时的选择不同,但仍有75%的受访者表示35岁仍是奋斗黄金期。苦中作乐,砥砺前行,成为这一代35岁“老员工”的生存之道。
 

【图片来源 Gettyimagesbank】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