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人之声】未来属于电影,电影属于电影院 ​

发稿时间 2022-05-31 17:20
将时钟拨回1993年,那一年26岁的宋康昊还在剧场跑龙套,四处留下自己的联络方式,只为能够成为剧团一员,距离他出演处女作《猪堕井的那天》还有两年。朴赞郁的处女作《月亮是太阳的梦想》虽已上映,但由于是一部小成本B级电影,并未激起太大水花,转而成为一名影评人,专门点评别人的电影。

同样是在那一年,陈凯歌执导的电影《霸王别姬》获得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次年张艺谋执导的电影《活着》再次捧得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37岁的葛优成为首位戛纳华人影帝,华语电影在国际影坛大放异彩,进入巅峰时代。

29年后的今天,宋康昊凭借《掮客》获封戛纳影帝,朴赞郁凭借《分手的决心》拿下最佳导演。再加上2007年全度妍凭借《密阳》获封戛纳影后,2019年《寄生虫》捧得金棕榈奖。不过二十年的时间,韩国电影已悄无声息地完成了戛纳“大满贯”。
 

韩国导演朴赞郁(左)和演员宋康昊分别获得第75届法国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和最佳男主角奖。【图片提供 韩联社】


而华语电影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颗粒无收、尴尬缺席。在疫情前,红毯上永远不缺少中国明星的影子,国内观众还能看个热闹,但今年由于疫情隔离政策、出境管制等,即使有中国电影人受邀出席也难以抵达现场。

韩日电影人取得的不仅仅是奖项上的胜利,更是市场上实实在在的盈利。负责发行《分手的决心》和《掮客》的希杰公司财大气粗,两部电影的巨幅海报几乎贴满整个戛纳。颁奖典礼举行前,《分手的决心》发行量已超过《寄生虫》,销往全球190多个国家(地区)。在审查制度和疫情管控的双重影响下,中国影片的前景黯淡,既卖不出去,也无法买进,电影的交流几乎陷入停滞。

由于中国各地收紧防疫政策,一张红头文件便可无限期关闭当地电影院,暂停的拍摄项目、日渐失去信心的投资人……疫情已让中国的电影行业出现了严重的产量萎缩和人才流失。就在朴赞郁和宋康昊拿奖的同一天,《长津湖之水门桥》《狙击手》等多部春节档的电影再次宣布密钥延期,换言之,在这半年内,中国的大银幕几乎再没有上映过新片,电影从业人员面临怎样的困难,已经乏人关注,甚至对这一话题讳莫如深。

韩国电影大获全胜的一夜,无数的中国影迷及电影人们都在问:“我们距离下一座金棕榈还有多远”,比起这一宏大目标,不妨我们先从关注身边的电影院何时能够正常营业开始。朴赞郁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道,正如我们拥有终将战胜瘟疫的希望和力量一样,电影人们也会永远守护我们的影院和电影。电影院所在的地方就是电影本身,在电影院一起观影的体验是无可替代的,未来属于电影,电影属于电影院。我们同样希望,这也是属于中国电影的未来。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