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报采访报道

首尔艺术殿堂社长柳寅泽:推动韩中两国间的文化艺术外交

发稿时间 2020-09-28 17:46
유인택 예술의전당 사장 인터뷰
首尔艺术殿堂设有歌剧院、音乐厅、Hangaram美术馆、Hangaram设计美术馆、首尔书法博物馆,韩国芭蕾舞团、国家交响乐团等国立艺术团体在此常驻,几乎囊括艺术的各个领域,是韩国最具代表性的综合艺术中心之一,也是艺术家人人向往、普通民众引以为豪的舞台。

首尔艺术殿堂社长柳寅泽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就首尔艺术殿堂的发展、韩中两国文化艺术交流提出个人意见。

▲亚洲日报:您上任一年半有余,今年新冠疫情对艺术殿堂的活动都造成哪些影响?

柳寅泽:对从事艺术的人士而言,疫情带来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作为公共机关,如何去帮助他们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不少国家机关因为有政府预算或者财政补助,受到疫情的冲击并不大,而国立艺术团体只有进行演出,才会产生收入。艺术殿堂表面上是公共机关,但骨子里其实是民间企业,需要去赚钱才能维持运转。艺术殿堂就像是最后的堡垒,银行可以提供贷款,政府明年也许还会弥补损失,暂时可以挺住。但从事公演艺术二三十年的这些人,他们站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没有他们,艺术殿堂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内部正在集思广益,想办法解决问题。

▲亚洲日报:听说艺术殿堂方面已经免除今年演出的场地租费,计划实现财政自立吗?

柳寅泽:年初新冠疫情暴发,公演艺术界大都以为只要上半年能坚持住,秋季开始应该会有好转。本人大半辈子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成立过剧团,做过制作公司拍过电影,自然十分理解他们的心情。他们好不容易坚持6个月,光复节期间疫情再次反弹,令公演艺术界再没有退路,不少电影制作公司也开始关门。政府虽然为个别艺术人士提供补助,但从事制作的公司及工作人员还都处于死角地带。

下半年如果恢复演出,国立艺术团体因为有预算,即便隔席而坐降低上座率,尚可以支撑。但民间艺术团体无法支撑,艺术殿堂本身预计损失在100亿韩元左右。作为全国250个文艺会馆的领队,艺术殿堂还不能叫苦。艺术殿堂就是为观众、为艺术人士服务的机关,虽然不能给他们提供金钱上的帮助,但可以免除他们的场馆租费,至少可以帮助他们鼓起勇气生存下去,分担痛苦。

不过就在一年半以前,我也处于和他们同样的处境。在人类历史中,越是困难越让人感到痛苦的时候,就要对遇到困难的人以理解,就越要对困难、痛苦产生共鸣,这才是最重要的。齐心协力,共克难关。不少合唱团、歌剧团开始准备10月、11月、12月的演出,虽然还是面临赤字风险,但还是对艺术殿堂减免租费表示谢意。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其实就是资金,政府预算不足,艺术殿堂正努力吸引民间资金。一直以来,艺术殿堂因其自身外表的华丽,遭遇的困难不为外界所知。而现在就是要大家知道艺术殿堂的这些难处,开展为艺术捐献的活动。有使用过艺术场馆的人知道艺术殿堂的难处,二话不说捐款10亿韩元。还有一个就是成立文化内容风险基金、公演投资基金,积极利用充裕的民间资金,帮助艺术人士完成各自的项目。首个成功的案例就是戏剧《女人万岁》,由艺术殿堂出资1.1亿韩元,基金方面出资1.1亿韩元完成制作。艺术殿堂不再是单纯地对外出租场馆,而是参与艺术作品企划、制作、推广全过程。

▲亚洲日报:您从首尔大制药系毕业,投入到《华丽的休假》等电影制作的契机是什么?是不是对演出影像化也感兴趣?

柳寅泽:在首尔大读书的时候,十分喜欢戏剧。八九十年代,韩国电影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只有10%,好莱坞电影占90%。韩国电影犹如风前残烛,岌岌可危。整个90年代,韩国电影都在为上映配额而斗争,开展韩国电影的生存运动。归根到底,韩国电影需要拍出优秀的作品,获得观众的认可,需要观众自愿掏钱去电影院。当电影废除审查制度,从法制上、制度上渐渐完善起来,有关婚姻、悬疑、浪漫等各种题材作品百花齐放,电影产业才开始成长,一直到现在获得奥斯卡金像奖。

电影撤档后,通过在电视或其他媒体播出,依旧会产生收入,但演出就不会有这样的收入。如今视频媒体多样,所以希望公演也可以按照收视群体喜好进行拍摄、剪辑,然后播出。把演出像电影一样拍摄出来,提高观众的理解,也会变得更有趣,这就变成舞台电影。疫情之下,观众可以坐在家中看演出,出演的艺术人士可以获得收入,一举两得。时代在变,演出方式也跟随新媒体产生变化,当然过程中会出现争议。不过舞台演出可以按照舞台的形式,演出的视频则按照影像的方式呈献给观众,齐头并进。

▲亚洲日报:艺术殿堂与中国大剧院合作,加入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今年11月还将参加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年会,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柳寅泽:从长远来看,中国是韩国艺术人士要结伴而行的伙伴。过去韩国与美国、欧洲就古典音乐进行更多交流,如今除了纽约、德国外,古典音乐、歌剧在全球范围变得越来越困难,韩国也一直在重复前辈们走过的老路。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一年大学新生近1000万名,学钢琴的人口近5000万,中国将是新兴艺术强国。电影、游戏、音乐剧都有进入中国市场,而古典音乐还在展望西方,其实韩国未来一代人更应该了解中国。艺术殿堂作为公共机关和国家代表公共剧场,应该起到文化外交桥梁的作用。韩流因为“萨德”事件按下暂停键,但文化艺术领域的交流应该继续,总是需要为两国交流打开一扇窗。

各国的传统艺术也许有国境的限制,但古典音乐没有国界。国内市场在萎缩,西方的古典音乐市场也在萎缩,10岁、20岁、30岁的年轻人以后怎么办?面对新冠疫情危机,我们应该早点转换思路,早做准备。艺术殿堂正在准备歌剧与音乐剧作品,为庆祝韩中建交30周年尽一份力。做文化交流也没必要只盯着中国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国共计34个省级行政区,10万人口100万人口的城市有很多,蕴藏着巨大的市场。

▲亚洲日报:在出任东洋艺术剧场代表时曾开设中国电影上映馆,是对与中国进行文化交流早有考虑?

柳寅泽:跟前面说的一样,从长远看,我们其实是为未来一代着想。现在韩国更多依靠美国,对中国不是很了解,未来一代要与中国同行,就要更多地了解中国。电影是世界的共同语言,通过电影可以了解中国,了解中国年轻人的生活。在中国文化院的帮助下,东洋艺术剧场在大学路向韩国年轻人宣传中国文化。

其实不只是中国,越南、印度、东南亚、中亚……也有古典音乐。应该从文化外交的角度进行开放,虽然艺术殿堂希望邀请很多国家的交响乐团来演出,但目前还没有政府财政的支持。

▲亚洲日报:去中国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柳寅泽:Amazing!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地缘政治学看,韩国与中国都是分不开的,是伙伴关系。应该从多个方面了解中国,而不仅仅限于中国有众多人口,是广大的市场这样喊口号。目前,中国在AI、大数据等很多领域都已经领先韩国。不要跟着老一辈人从意识形态上去判断,那样就会跑偏。虽然现在双方关系近几年经历波折,但韩国与中国要携手走下去。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