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报采访报道

韩国驻OECD前大使李是衡:RCEP具备引领后疫情时代最佳条件 各国携手才能共创未来

发稿时间 2020-12-01 14:48
전 외교통상부 G20 대사이시형 인터뷰

11月15日,韩国、中国、日本、东盟十国等15国领导人签署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韩方将与各国合作,并率先采取行动,力争RCEP成为疫情过后共荣共存的共同体。

围绕韩国签署RCEP的影响等问题,亚洲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韩国驻经合组织代表处前任特命全权大使李是衡。

▲亚洲日报:2016年至2019年,您出任韩国国际交流财团理事长,期间举办“在韩中国研究生百人论坛”、“韩中未来论坛”等多项活动,取得怎样的成果?

李是衡:韩国国际交流财团于1991年12月出台,1992年正式开展活动,1992年适逢韩中两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韩中未来论坛于1994年开始每年轮流在两国举办,期间只中断过两次。论坛由国际交流财团与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共同负责,现在已经成为两国民间交流的标志性活动之一。论坛每年邀请政治、外交、媒体等各领域专家学者出席,无论两国关系良好时还是双方关系僵化时,大家都能坐下来开诚布公、各抒己见。相信今后论坛将成为两国交流中最具历史也最权威的活动之一,为促进两国关系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在韩中国研究生百人论坛是国际交流财团联合成均馆中国研究所于2017年开始举办的活动。在韩外国留学生中,中国留学生居多,活动的宗旨是通过带领他们访问外交部、青瓦台等政府的主要机关,向决策者直接听取韩国的立场,提高对韩国对外政策等的理解。参加过的学生们的反应非常好,希望参加的学生也每年都在增加,我认为这是有意义且成果也很好的活动。

▲亚洲日报:您出任过外交通商部G20大使、驻经合组织代表处特命全权大使,负责经济通商领域的合作与沟通。您认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对韩国的经济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李是衡:拜登政府出台后,预计将着重修正过去4年时间里,特朗普政府在国内外政策中的不妥之处,包括对外经济政策。特朗普就任后,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韩美自由贸易协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协定》,对世贸组织(WTO)视而不见,对中国和欧洲各国征收高额关税,持续发生贸易摩擦。

拜登政府也许会通过将特朗普政府的这些措施恢复到从前的水平,挽回美国在国际社会上日益下滑的领导力,但并不意味着民主党政府一定要回到特朗普执政以前的状态。首先,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造成世界景气下滑,国际经济环境已经与4年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传统上看,美国民主党政府更喜欢保护国内产业和工作岗位的保护主义政策,而不是自由贸易。特朗普政府的部分保护主义政策路线也许不会盲目地废除,而是朝着符合民主党政策路线的方向进行部分修改或改变实行方法,可能继续维持下去。从韩国的立场上看,还不能断定拜登政府的对外经济政策一定会比过去4年的特朗普政府更加友好,美国的任何一个政府上台后都会有所改变,但不会放弃“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与“买美国货(Buy America)”,政府应该考虑到并做好准备。

▲亚洲日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对韩国有怎样的意义与期待?

李是衡:RCEP覆盖的人口数量、贸易总量、GDP等都远超其他贸易协定,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从韩国方面来看,韩国2019年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出口占整体出口的一半以上,可以看出这个协定对韩国至关重要。韩国与东盟于2007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通过RCEP可以将商品自由化水平从80%提升至90%以上,新引进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等9个领域合作规范,期待进一步扩大与东盟的合作与交流。此外,中国、东盟、澳大利亚等的原产地标准得到统一,将给韩国企业带来便利。通过RCEP,日本首次和中国、韩国就自由贸易达成协定,三个国家的经贸关系将有望进一步提升,这点也值得关注。

▲亚洲日报:韩中日第一次同时展开降低FTA等关税壁垒的工作,对韩日贸易纠纷或两国政治外交关系的改善是否有所帮助?

李是衡:韩国与日本就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进行多次磋商,但因各种原因始终没有开花结果。通过RCEP,两国政府间在一定程度上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在此基础上,今后韩日两国不仅签署更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还将全面改善外交关系,这些还是值得期待的。

▲亚洲日报:有说法认为中国主导签署RCEP令美国不爽,CPTPP则是以美国为中心而且很可能向韩方递出橄榄枝,您觉得韩国怎么做更好?

李是衡:个人不认同中国主导RCEP,美国主导CPTPP的说法。贸易协定的签署与国力大小无关,参加谈判的所有国家都要根据本国的经济、战略利害关系,从最符合国家利益的方向参与谈判,然后决定是否接受加入其中或不参与协定。印度最终没有参加RCEP,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考量。随着拜登政府的上台,美国也有可能加入CPTPP,但目前尚不清楚。韩国是否会加入CPTPP,如果韩国希望加入,现有成员国是否会支持,目前都尚未确定。参与RCEP的被认为是“亲中国”,参与CPTPP的是“亲美国”,这样的解释过于简单化,RCEP与CPTPP不构成对立关系。但在中美贸易摩擦等多种矛盾局面下,韩国可能会面临不得不做出选择的艰难环境,这是事实。不过在任何情况下,韩国都将以韩国整体的国家利益为标准来进行判断。

▲亚洲日报:后新冠疫情时代,您对经济恢复与发展有何建议?

李是衡:大约一年的时间里,通过应对新冠疫情可以综合看出各国领导人的能力、市民意识与文化特色。各国自身强化防疫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国与国之间要集中优势力量开展紧密互助合作,由国际社会共同应对疫情。预计2021年中,新冠疫苗将在全球范围大规模接种,我们期待早日走出这场危机。但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打击十分严重,短期内难以恢复。如同在应对疫情时各国开展合作一样,在恢复发展经济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也是国际社会携手合作,期待美国、中国、欧洲、日本等主要经济体通过二十国集团(G20)等国际合作机制,实现真正的合作。
 

10月15日,李是衡在第8届韩中公共外交研究论坛上发言。【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TOP